我突然想起,龙舌兰花语好像就是为爱付出一切。

带睡袋上班的姑娘

作者/李维北

1

“你为什么选择我们公司?”

“因为……这里阳光好。”

我打量着眼前这个有些紧张的姑娘,尝试结合她面部表情和简历评估出一个大概的数据。这年头HR都得有双火眼金睛,虽然我才任职第二年,也多少看得出些门道。

简历上陈述说她是应届毕业生,籍贯一栏写着“盆栽星”,民族栏目是“龙舌兰”,中文名字叫做孙倪。

盆栽星的男女天生俊秀,最适合前台和行政岗。不过我还得确定她有没有某些特殊恶习,比如说之前有一个盆栽星人叫做贾晓玲的,总是无时无刻不把双脚泡在水里,说了她几次,她就哭。后来才知道,贾晓玲是吊兰一族的,需要潮湿的环境,否则就会萎靡不振,不断憔悴。但一个前台再可爱也不能被人看到在泡脚呀?只能辞退她,赔了一笔遣散费,让老板又大骂我一顿。

我心想她回答倒是老实,这点比贾晓玲好不少:“你学的是植物保护专业,很好的朝阳行业……为什么会想到做我们公司的行政岗?”

植物保护专业是盆栽星人非常热衷的一个专业,在他们中这个行业的人就像是人类中的美容从业人员一样,进行身体护理,补充水分和保护皮肤什么的。按理说她不该到我们这样一个小贸易公司来当前台。

孙倪犹豫了一下:“大学时我才发现,自己不能见血……看到血我就浑身发抖,根本没法做护理。过不了这一关,做不了。”

她嘴里的晕血应该是指的植物汁液。

我点点头表示理解:“孙小姐,我司早八晚七,由于是新公司正处于一个高速运行的状态,所以大家都比较忙。下面是我们公司统一的行政岗位工资单,看看有没有异议?”

她仔细看了两遍,说没问题。

给她办理了入职手续签了各种单子后,我突然想到一个重要问题。

“对了,差点忘记问了你需要怎样的‘睡袋’?虽然给予经费让你自己去买是最适合的,可是公司有规定一切办公用品都得上报统一购买。”我有些歉意地说。

“我有的!”

孙倪从随身拉杆箱包里取出一个欧式风格的橘色条纹陶土盆,大概有二十几公分高,顶部是宽口,底部窄口,就像一个大号果汁杯。

这就是盆栽星人每个人都会有的“睡袋”,或者说是便携式住房。他们和地球人不同,带着一个这样的“睡袋”哪里都能去,只要有水分和阳光,生活就能满足基本需要。这也是盆栽星人在人力市场非常抢手的原因——他们自带房子上班,不像地球人,租房费劲,住所不稳定就容易辞职。

见我一直盯着“睡袋”看,孙倪有些脸红地把盆子收起来,我也意识到不妥,这就相当于久久盯着人家姑娘的闺房看个不停。虽然外星人正式进入地球已经几年了,我有时候还是会忘记切换思维,一些对方特有的风俗是需要理解的。

我也觉得奇怪,背着一个盆到处走来走去不会觉得麻烦吗?而且带着“睡袋”上班要怎么用?总不能堂而皇之地在公司钻进盆里睡觉吧。

上一个前台贾晓玲的情况是,她的盆子里装着满满的零食,没事就抓出来往嘴里塞,而且午休时间她会变成本体吊兰躺在盆子里,盆子里装满水,在阳台上享受阳光浴和私人泳池。

就是不知道孙倪又是怎么用的。我很好奇。


2

孙倪正式在公司上班,工作方面没的说,认真负责,而且永远精神奕奕——可能是由于旁边的窗户就能让阳光照进来的原因。

而且盆栽星人有一个种族特点,或者说种族天赋,说话都是软软糯糯的,男的温柔,女的带嗲,这是一种自然特有的腔调,别人学不来。

“马老师马老师。”孙倪朝我挥手,努力在人群中摁住电梯不让它跑。

我一溜小跑钻进电梯,说着“让一让让一让”,在各种体味中辟出狭小空间立足。

我司在四十三楼,过了二十楼,电梯里头就空旷起来。

她低声在我耳边说:“马老师,你头发翘起来了。”说着她很自然地抹了手霜帮我把脑后翘毛压平。

我问她适应了公司没有,她说大家都很好,工作环境很开心——废话,我司全是一群男人,凶恶的女老板都能被宠成我司女神,现在多了一个正儿八经高颜值萌妹,大家自然都各种照顾,表达直男的欣赏之心。

倒是这些天我用心偷窥,终于看到了孙倪是怎么用“睡袋”的。

孙倪的盆子里装得满满的,像是颗粒状的沙子一样的东西,上面用密封盖捂得严实,锁了门。中午和下午太阳好的时候她会打开盖子,里头飘出一股像是现磨咖啡豆的香味,和她盆栽星人身上清新味道相得益彰。盆子放在窗台边晒太阳,孙倪心情就会变得很好,哼着歌儿整理文件。

她还会自己加水,用一种有刻度的小量杯严格控制水量,还用温度计测试温度,差不多22度的样子才会倒入。

我琢磨了一下,晒太阳类似于我们晒被子,倒水就是洗被子?

今天电梯里我终于忍不住提出自己的疑惑。

“不是这样的。”孙倪摆摆手,“晒太阳是因为盆子表面一层是太阳能板,算是充电,需要时可以打开开关做做日光浴。倒水是里头的特殊有机颗粒容易板结,需要温度适宜的水分,不然晚上睡着咯人。”

原来如此,我发现自己还是有些小看盆栽星人的睡袋,我内心提醒自己,这不是盆栽不是盆栽不是盆栽,是睡袋是睡袋……这是私人小洋房。

回到公司我忙活了一上午工资单,虽然我司只有十几个人,不过零零碎碎各种东西加起来还是很费时,而且做好之后还得让老板检查签单,不满意或者觉得有问题又得重做。

下午午睡时周游突然找到我:“马烨,快帮个忙。”

周游是我大学同学,毕业后我们一起来到了这家公司,都干了两年,只是我做的是后勤人力岗,他搞的是创收项目市场岗,我们关系还算不错。只是周游这人总是来事儿,想法多得不行,容易惹麻烦。

“我觉得孙倪不错。”他开门见山,“有没有办法给我们创造点机会什么的?”

我反问他:“我一个做表的人力怎么给你造机会?说让她每天下班去你车里培训?”

“可以啊。”

“做梦吧你。”

想来想去我都没辙。首先基本职业素养我还是有的,绝不会利用职位谋求私利,也不会刻意针对某些人,况且我也没这能力。

没想几天后周游给我说他成了。下班后他送孙倪回家,也不知道灌了什么迷魂汤。可他也没得意两天,就又变得愁眉苦脸。

“马烨,这回你真得帮我!”周游一脸莫名悲愤,“他妈的,隔壁的技术男居然成了我的情敌!”

技术IT男横刀夺爱?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桥段,赶紧让他讲清楚。


3

四十三楼共有五家公司,除去我司之外还有一个做手游的小公司,里头有个技术员叫做吴了。光是这名字听起来就让人能够想象到他的样子。事实上也没差,我和隔壁人力聊了聊就掌握了吴了的个人资料——毕竟我们人力之间谁都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是合作伙伴,给点不违反原则的方便也算是卖人情。

吴了,二十九岁,标准工科男背景,穿着技术员配备的格子衬衫,双肩包,头发剃得短短的,走路身体笔直,看起来人就是老好人那一类型。只要没人主动询问,吴了可以一周在公司上班不发一语,一切工作通过邮件沟通。

为什么孙倪会和工科男吴了看对眼?据我所知,盆栽星人都是乖宝宝类型,不抽烟不喝酒,美的另一面就是健康,而且她们特殊体质得有足够的休息、养分、以及阳光照射。大多数盆栽星人最多爱好旅行和徒步。

问题就在这里了,一个乖宝宝,一个不说话,怎么点燃激情?

我注意到每天吴了都在楼下等待孙倪,俩人就像是生活了一辈子的老夫老妻一样,默契得不可思议,偶尔说两句,对方能够马上接上下一句。这种要么是真爱,要么是千里姻缘一线牵,乱破坏是要遭报应的。

正当我准备让周游放弃的时候又有了意外收获。

每天送孙倪上班的是另一个男人,那是一个头发卷曲的男子,冷酷如终结者阿诺施瓦辛格,送完就走,绝不停留片刻。

这还不算,我还看到中午孙倪午休的时候旁边莫名其妙多了一小盆仙人掌。四处偷偷问了下,大家都说不知道,无疑是孙倪自带。

搞人力的也就是老板的眼线,我很快汇报了老板。

老板大怒:“那还了得,马烨你给我搞清楚!这个都搞不清楚就就给我滚蛋!”

老板是我某个亲戚的好朋友,所以对我也没当外人。

我问:“老板,是搞清楚仙人掌,还是搞清楚孙倪的情况?”

老板冷漠地看着我,一副看我脸色自己体会的模样。我知道,老板是既要知道仙人掌之谜,也要晓得孙倪的个人交往史——当然绝不是她要求,而是我自告奋勇主动八卦的。作为狗腿就得揣摩好老大的心思,我自认为还可以。

果然如我猜测一般,仙人掌的确是孙倪携带来的,她那个超大箱包容量还足够装下好多这种东西。

这天午休时刻她将“睡袋”和仙人掌放在阳台,正要上去变成盆栽吸收阳光,被我喊往旁边茶水间。

“这盆仙人掌是怎么回事?”我严肃道,“今天我在OA里收到了一封匿名邮件,有人说这仙人掌引起了他的密集恐惧症……”

孙倪有些局促不安:“对不起,对不起,我以后会把它盖上的。用不透光的布盖上就没事了,行不行?”

我咳嗽了一声:“这个,你为什么会携带仙人掌,我记得你第一天没带这个东西的。”

孙倪眼神躲闪:“电脑旁边放仙人掌可以防辐射。”

我心说你这演技也太差了,借口都不会找,盆栽星人的抗辐射能力是地球人的几倍,而且我司也没有大功率设备。这么小一块仙人掌有什么用。

我佯装看破一切般叹了口气:“你不说我也知道原因,这东西可不止是仙人掌那么简单……”

“对不起!马老师!”孙倪突然变得有些激动,“对不起,我不该带过来的……我明天就不会带到公司来了……我也不知道有人会讨厌他,他还是个孩子啊。”

什么?还是个孩子。和我想的不一样啊。原本我是觉得,应该是那个开车送孙倪过来的酷酷男送给她的礼物什么的,看到仙人掌就会想起我,仙人掌代表了一种清奇冷淡的风格,保持距离的男人的浪漫啥的……

孙倪很快一五一十给我讲了。原来这盆仙人掌是盆栽星某个仙人掌族(即酷酷男)的孩子,由于先天性发育不良,一直没有能够变成人形态。按照盆栽星的生长规律,幼儿生下来过了两年就会开始变成人形态,并且要在长辈的教导下学习怎么样在两种形态之间切换。就相当于地球人的使用餐具,运用自己身体跑步一样。

然而这个可怜的仙人掌小孩都已经四岁了还没能够变成人形态,在盆栽星这算是残疾了,处于薛定谔的仙人掌状态,可能会长大,可能会一直维持这个样子。治疗都无法继续,只能听天由命。

“我和这孩子的爸爸是大学校友,也是老乡,他工作一直是在外面跑来跑去,携带孩子出门很多不方便,所以就委托我帮忙照顾。”

孙倪如此说着,看向小仙人掌的眼神充满母性光辉:“你看他多可爱啊。”

我点点头做出成年人的理解状,其实根本看不出来仙人掌的可爱,在人眼里,所有仙人掌应该都差不多。

不过好歹算是解决了一个开车男之谜,剩下的就是吴了同志。

正当我要借题发挥到吴了时,老板突然大喊“马烨滚过来”。我工资表又做错了。


4

繁忙加班,工资表数据做错导致时间线推移,我计划好的事都一个赶另一个,始终在赶进度,到月末总算是抢了回来。

周游请我去喝酒,我知道大概他又要倒苦水。

没想到他精神不错:“孙倪和那个吴了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他们只是同学。”

又是同学?总有一种冥冥中的套路感。

周游喝了一杯啤酒,心情畅快:“你也知道,我们跑销售的只要不呆在办公室老板都不会说什么。所以这几天我开车跟在那个吴了后面,终于知道他们为什么会下班一起走了……”

我嘴里一口酒差点喷出来:“瑜伽班同学?你他妈在逗我?”

“真的啊。”周游喝得晕晕乎乎,情敌消失让他很是放松。

“那吴了其实有脊椎病,应该是职业病,长久坐着难免的吧,身体僵硬。所以他就报了瑜伽班,孙倪也是那个班的学员,后来俩人才知道他们公司就在同一楼。”

周游放下酒杯:“再来一瓶。”

我赶紧制止,我可不想拖着酒鬼送他到家门口。

总而言之,周游可以放心大胆地开始追求。

还不到半个月时间,周游就一脸苦相又来找我。

我安慰道:“不要慌,老板又没有说同事间不能谈恋爱。”

他没头没脑说了一阵,我让他冷静下来后才慢慢整理出整个过程。

周游的追求一帆风顺,才毕业的孙倪同学哪招架得住周游那么多的手段,晕晕乎乎就和他成了男女朋友。不过很快就出了很多问题。

“怎么了?你劈腿了?还是你口臭?”我讶异。我看人不算火眼,不过孙倪这一个月的每一个细节我都暗地观察,她是发自真心热爱生活的姑娘,简单纯粹。面由心生不是虚言,比如周游看起来就油嘴滑舌,实际上更是鬼心思活络,比如boss,面容和她内心一样高冷严苛毒舌。

孙倪这姑娘不攀比,温柔可爱又认真,也不要求车子房子,盆栽星人有自己的睡袋哪里都是家,有阳光有清水就有一切。拥有这样天使一样的女朋友,简直是上辈子当过烈士换来的。

周游却说他们感情破裂,这回我站在孙倪这边。

我催促道:“说清楚。”

讲到这里周游有些难以启齿,闭口不谈了。

当天下午孙倪找到我。

“马老师,我要辞职。”

她神色决绝,一身风衣抱着自己的盆子,犹如《这个杀手不太冷》里的主角。


5

“不要急,我给你倒一杯水,我们慢慢谈。”我采用惯用的拖字诀,先消磨一点她的决心和怒气。将温水递给她,我带着温柔的笑容,“到底是哪里不满意啊,你说一说,都是可以商量的,老板很欣赏你的。”

孙倪咬牙:“是我个人原因。”

“这样吧,我去找boss帮你请个假,休息几天再看看?”我继续缓和对方情绪。

最近老板才放话了,我们也有颜值担当,可以去参加本社区公司的各种社交选秀投票活动了,还在筹备,孙倪就出这事,如果真辞职我又要被boss骂个狗血淋头。

从我个人角度来说也不愿意她离开,孙倪工作方面态度和仔细都没的说,行政岗本身就很琐碎。况且有这么一个正妹在办公室,的确很提升我们这群男员工的工作热情,加班变得也不是那么无法忍受。

好说歹说,孙倪还是脸皮薄,没有油过我这个老油子,同意了先休假三天调整。

当天我一路追到周游和客户聊合同的洗浴城,不由分说冲进去将他逮出来。

“你知不知道找一个颜值高、不早退、能干正事、不要求加工资的前台有多难?”我对他开炮,“你让我去哪里给老板再找这样一个?”

周游抽了根烟:“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她去吧。”

“去个屁啊。”我大怒,“你d到底怎么人家了。”

周游也有些不快:“我还想把她怎么样呢,前提要我能啊,她晚上就钻进盆栽里睡到台灯下,我睡个屁啊我!”

他越说越是气愤,一根接一根地抽闷烟,也对我讲起失败的恋爱。

热恋期美好而炽烈,可惜稍纵即逝,两人同居后事故频发。

首先是无法同床,沉睡状态下盆栽星人会自动变成盆栽状,劳累时她们也会恢复成盆栽状,强行睡一起可能会在无意中损坏对方的根茎叶,早上起来就是毁容或者残疾了——盆栽状时她们很柔弱。加上盆栽星人喜欢温暖的光源和干燥环境,所以睡觉也要开灯开风扇保持空气流通。

再一个是盆栽星人保持盆栽姿态时会遭到虫子的攻击撕咬,所以她们睡觉前不得不涂抹“护肤液”,这是一种消毒水味的防虫液体,早上恢复人形后才会清洗。周游老是忘记,弄得一口消毒水,嘴唇发炎起泡,还住院吊了盐水袋。

不止如此,原本盆栽星人在盆栽状态是非常脆弱的,需要人保护,独自一人时会把自己装进一个相对密闭的环境中,比如孙倪就会把自己装进拉杆箱里。周游不愿意她那么受罪,所以将孙倪变回的盆栽放在桌子上,只要自己一睁眼就能看到。

“做你的男人二十四个小时不睡觉,这句歌简直就是我的写照。”周游指了指自己的黑眼圈,“老是梦到她被虫子啃得面目全非……晚上不断惊醒。我这算什么同居啊,简直是当奶爸。”

再一个是出去玩,孙倪可以变成本体在野外一动不动享受自然四五个小时,周游只能坐在她旁边看看手机,一个人单口相声,还得驱赶各种蚊虫。

“在她的世界里,爱情就是一切,有爱就够了。”周游打了喷嚏,“这时候我才觉得,宁可要不那么完美的女朋友来得好,和我谈钱,谈未来,谈上进,谈房子,谈学区,谈礼金……她这样什么都不要,我反而更愧疚,要注意的东西更多。不然就是我对不起她,你懂我的意思吗?”

我突然想起,龙舌兰花语好像就是为爱付出一切。

“那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样子。”我依旧狐疑。

“还有个特殊情况。”周游摸了摸头,有些不好意思。

不久前,孙倪请了朋友过来做客,都是盆栽星老乡。大家一部分在外面晒太阳,一部分用清水泡温泉。

周游忙里忙外照顾这些特殊客人们,最后累了就趴在沙发上睡着了。醒来后他去叫醒孙倪说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是不是该去外面吃饭了。

结果他一下子抱错了盆栽,抱到了另一个盆栽星姑娘,对方恢复人形态后一脸通红,孙倪却气哭了,说他连自己的样子都不记得。

“你说盆栽都一个样子,还都是龙舌兰,我哪知道哪是哪儿啊。”周游给自己开脱,“她偏偏揪住这事不放,烦死了。”

这倒是不假,只是同样,盆栽星人眼里地球人也都长得差不多,孙倪却可以从那么多几乎雷同的男人脸中立刻找出周游,周游却无法从一堆盆栽中辨认出孙倪。

我说:“她没在嘴上涂毒药弄死你都算你运气好了。”

周游眼神也暗淡下来:“也怪我,其实之前我就弄错过,她都没怪过我。”

“会过去的。”我心想也算是好聚好散,工作方面影响不大。

“还有。”周游这才说:“其实最大原因是我趁着她不在试着把蚯蚓放进她的‘睡袋’里,就这么一个想法,结果孔太小怎么都取不出来……”

我只想一巴掌给他脑门拍去。原来这才是主因,在人家被子里塞蛇,谁能忍?

周游挠了挠头:“我记得老农说蚯蚓可以松土嘛,所以就想着试一试……结果把她根部弄伤了,相当于肠胃出了问题吧……”

我服了,智障不配谈恋爱。


6

最终孙倪还是继续留在了我们公司。

我去找老板打听,也不知道老板用了什么魔法,我好说歹说孙倪就是要走,老板却让她回心转意,让人惊叹。

老板说,那还用说,给她撮合了个靠谱男朋友,耐心好,智商过硬,识别度高。治疗失恋伤心,没什么比开始下一段恋爱更来得快。

居然是那个技术男吴了。

老板骂,人家几秒钟就能够找出几百行相似度99%代码之间的区别,这种仔细和识别度你们有?人家能一晚不睡等着仿真结果和反复模拟,记下每一个报警区,你连十几个人的工资表都做不好。你说你会什么,啊?马烨,你讲讲,除了到处八卦你就不能干点正事?男人不要那么八婆懂不懂?

一不小心又演变成老板对我痛心疾首的训斥。

门口的盆栽小姐恢复了笑容,再次散发出清新阳光的味道。

责任编辑:卫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