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普遍认为:自杀的人心里有问题。但事实上,选择活着的人才有病。

自从得了丧癌,我觉得世界美好多了

作者/李开春

假期结束了,假期后遗症才刚开始。

你定了六个闹钟,每隔五分钟响一次,但还是没起来。

你对着镜子匆匆洗了把脸,边刷牙边上厕所。胡乱套了身运动服,各种乳各种霜一股脑往脸上抹。

你忘了是谁说过:一个人对工作失望以后,就会觉得上班不配让她浪费化妆品。

你现在就是这样。

你面无表情进了地铁,低头不停刷手机,尽管今天的新闻无聊得要死。但你不能停下,一停下来你就会局促不安。

知乎上说,这是人进入陌生的密闭空间,产生的自我保护。

逼仄的车厢内弥漫着一股早饭的味道,包子、馅饼,运气好还能碰见一两个吃大葱卷饼的。你旁边有一位大哥在打电话,谈的是几千万的生意。你对面坐了两个小姑娘,正热烈讨论热播的电视剧,声音盖过了地铁报站的语音提示。

车过了一站,大批人涌进来,你不得不向后退,想扶住中间的栏杆,发现有人整个身子呈螺旋状倚在上面。后退的过程中,你不小心踩到了旁边人的脚,只好大声说抱歉。

不断有人挤进来,有个人手上拿了个巨大的背包,直戳戳往你脸上怼。车上的人开始大喊“别挤了,上不来了”,其实车厢里至少还能占5个人。

已经上来的人和原本就在车厢的人,迅速形成了一道人墙,他们堵在门口,一动不动,像是在捍卫国土的士兵。

想下车的人也下不去,愤怒、争吵充斥着整个车厢。

你不明白这些人在生气些什么。

难道他们在踏进这班地铁之前,人生就这么顺利吗?

上大学的时候,心理与健康的老师安慰我们班一个有自杀倾向的同学:“生活有这么多美好的事情,你为什么不能好好活着?你这是心理疾病,需要接受治疗。”然后拉她去校医院开了药。

人们普遍认为,自杀的人心理有问题。

但事实上,选择活着的人才有病。

你想想,这个世界这么艰难,没病,怎么坚持得下去?


我室友最近在找工作,每天都奔走在各种各样的招聘会上。

她告诉我,很多用人单位招人就一个标准:男的。

她把简历递过去,对方基本上当场拒绝:“不是我们性别歧视,这个工作啊,要常年出差还要进现场,很累的,不适合女孩子。”

坊间流行的那句“本硕双985女,比不上本科非985男”,不是没有道理。

我问她:“就没有那种偏爱女生的工作吗?”

她说:“有,男生不愿意做的,基本就会要女孩子。不过,现在就算是护士,男生都比女生抢手,只不过想去的男生不多罢了。”

你以为找到工作以后日子就好过了吗?

Naive.

我的同学斯斯在北京工作,她和我说,支撑她活下去的,就是每个月快递过来的一箱口罩。

“我宁愿北京人再多点,路上再挤点,这样,就有更多人帮我分担空气里的雾霾,说不定我还能多活几年。”

共享单车刚火起来的时候,我觉得大城市真好。

后来想明白了,这种东西,也就是给我们这帮没钱没车的穷屌丝们一点安慰。

再后来,你能看到,大批单车没了车座,车胎被放气,小区楼下大把被上了私锁的单车。

“天桥底下每走几步就能看到行乞的,我觉得他们都比我有钱。”斯斯打趣道。

我也苦笑。

那些满怀理想和希望来到北上广的年轻人,口口声声说这里机会多发展大,但实际上这个机会和发展,也就是指打工。

条件好点的自己住单间,条件差点的,要挤在只有半扇窗子的地下室里。

在家人眼里,他们在大城市,是要出人头地的。

实际上,买房和本地户口,是他们心里提都不能提的痛。

但这些人仍旧看不起毕了业就回家考公务员的同学,认为他们没有梦想,浑浑噩噩。

你说,大城市这么苦,我回小城市总可以了吧?

他们说,呵呵。


熟悉我的人知道,我有个发小叫张小跳。

张小跳就是那种“回家考公务员”的姑娘。

我们从小长到大的城市,路上经常能看见垃圾。夏天的时候,大街上都是烧烤摊,地上堆满了花生皮、竹签、酒瓶盖。买东西有人插队是自然现象,行人习惯性闯红灯,凑够一拨人就走,不管有没有马上要开过来的车。

张小跳前两天给我打电话,抱怨她妈逼她相亲。

“不结婚就是有病,不是心理有病,就是生理有病。”她妈对她说。

对象得找有房有车、工作稳定、家庭成分单一、父母有固定收入的。女生不用太能干,勤俭持家最重要。最好是老师,有利于教育孩子;男生就简单多了,有钱能解决一切,最好私生活不太花。

她周围的朋友陆陆续续结婚,很多已经生了孩子。

小城市里,结婚生子可以说是人生幸福的必要条件了。

你能明显感受到,无论你身在哪里,做些什么,过得怎么样,总有人替你操心,对你不满。

结了婚就替单身的朋友着急;离过婚就觉得别人的婚姻都是假象;生了孩子就觉得不生孩子都是自私;先工作的就觉得读研读博士浪费生命;自由职业了创业了就觉得上班族在出卖灵魂;买了房子就劝别人,“砸锅卖铁买房才是正经事”……

大概,每个人都不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才会用拉人下水的方式找认同。

怎么办?你得选择不听。

因为生活一向如此。难道你还真的不活了吗?


我室友最近考了一个证,准备跨专业找工作。她跟我说:“我后来想想,HR说得也没有错,让我一直出差去现场的话,我应该也受不了吧。”

我问斯斯:“那你还准备留北京吗?”

她说:“当然留。北京的霾吸多了,换个地方还有点不适应呢。”

张小跳最近谈恋爱了,对方是小她一级的学弟,公务员培训班认识的。

你看,即使是这么操蛋的世界,仍然有人积极地活下去。

我不是来告诉你这个世界有多美好的。

这个世界不美好,你生活中所有的美好都是你人为赋予它的,你应该感谢你自己。

前两天听到一个故事。

有一个网易云音乐的用户,把个性签名从“熬过去”改成“不熬了”,然后接到了好几通客服的电话。打开客户端弹出的消息是:别想不开,有什么事说出来,说不定就会好的。我们永远和你在一起。

那个人说:大概这就是为什么,我到现在都无法删除网易云音乐的原因,哪怕上面好多歌曲的版权都下架了。但它就躺在我的手机里,我看着它,心里就好像有了力量。

有病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它能让生活看起来没那么糟糕。

然后我们就能心安理得地活着。

活下来的人都有病。

勇气病。

希望你也能勇往直前。

责任编辑:ONE文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