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一直走下去,一定会见到光的。

没有神说要有光

作者/苏更生

爱德华•诺顿:

你好呀,窗外的风太大了,它尖叫挤入门缝,来到我身边。诺顿先生,我偶然将手伸到窗口,抚摸到了寒风的灵魂,冬天了,我低头疾走在路上,一心只想回到温暖又明亮的家中。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冬天。我住在不同的酒店,在不同的地方醒来,飞了很远的距离,走了很多路,在很多街头与无数陌生人擦肩而过。好冷啊,诺顿先生,可是我突然觉得在寒冬里忙忙碌碌,让我觉得很快乐,就像一头本应该在冬眠的熊,茫然四顾,意外见到了雪。

最近很多人在说,人怎么可以那么自私呢?我想了很久,或许是因为自私是有效地自我保护的手段吧。无论遇到什么事,只顾着自己的感受和想法,再拒绝任何客观事实,缩在自己的世界里,无视他人的痛苦,往往会活得比较舒心。有天晚上我想,真的是这样吗?一己之私,真能获得内心的平静?诺顿先生,我想这只有神才能知道。

可是我们活在俗世里,没有任何人见过神。

我有点失望,对神,对秩序,对内心的安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无人可怪,只能将失望寄托在不存在的地方,可是现在我知道了答案。自私确实能让人短时获利。这种好处甚至非常巨大,可是诺顿先生,人生很长呀,人不可能只活在自己的幻觉里。这世界上,除了神,他人的眼光可是制衡自私的利器。于是我又开心起来,诺顿先生,我花了很长的时间才明白这个道理。

那天离开了电影院,我走在路上,刚看完一部很棒的电影。我想你肯定也看过《东方快车谋杀案》,虽然我对这桩谋杀的凶手了如指掌,但丝毫不影响我看电影的心情,实在是拍得太美了,故事并不复杂,凶手不止一个。可是就在影片结尾时,众人一字排开,坐在隧道口,我知道导演是在模仿《最后的晚餐》,众人之中,到底谁是犹大?

在电影里,没有人是犹大,而在现实生活里,又可能人人都是犹大。这让我有些迷惑,但是这些都不重要。那一幕让人震撼的是美,而不是对道德、真相、凶手的追问。人好奇怪呀,在诸多重要的事情里,竟然为了无关紧要的流泪。当悲剧发生后,人人都痛苦,人人都有立场,人人都锁在自己的壳里编造谎言,可是审判终究会来。诺顿先生,你相信正义会迟到吗?我想你肯定是相信的,那正义会缺席吗?我想也是会的,于是我们必须自己找到方式,要么释然,要么就亮出武器。在电影里的凶手,就选择了后者。于是他们从长久的痛苦里走了出来,看到了微弱的光。

他们一定走了一段很长又很难的路,无数次推翻、质疑、否定复仇的决定,诺顿先生,人生的际遇确实太难说了,有人一世幸运,不必陷入此种挣扎,可是不幸的人呢?对于个体的不幸,有些人总是说,肯定是他们做错了什么才会陷入如此境地。可是不是这样的呢,命运是偶然的,随机的,厄运也是如此。

可是还好,人有意志,有决心,有选择。即便在最不幸的事情发生时,你也可以将最糟的局面打理好。念及于此,我又多了一点信心,诺顿先生,如果我们都知道,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们终将有能力让自己好起来,是不是会安心很多。

我想是这样的。诺顿先生,最近我又买了很多飞机票,在这个冬天里,我还要飞往很多地方,有的地方离你很近,有的地方离你很远,有的地方仍然是寒冬,可是有的地方却热得不行。我还会住上很多旅馆,走很多路。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只要一直走下去,一定会见到光的。

我决定快乐起来了,也决定去看这个世界,心里感到很安宁。有一天我走在山里,远处房子亮起了光。晚上天色黑漆漆的,我走得很慢,潮湿的泥土有些黏脚。诺顿先生,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自己一定会走出来。

我在山里走得很辛苦,生怕自己再次跌倒,再次堕入黑暗。我很害怕,诺顿先生,我终于可以说出那天的感受,我感觉到前路崎岖,非常惶恐,对黑暗,对未来,对不确定,都害怕极了。可是那次我没有向任何人求助,只不停地走下去,走了很久很久。

可是诺顿先生,现在,我见到光了。在黑暗的电影里,我看着《东方快车谋杀案》的结尾,默默地哭了很久很久,是啊,一切都会结束,一切都会有答案,我终于好起来了。那些治愈了我的瞬间,加起来可以温暖我几辈子了,我真的好起来了。

如果不是经过过背叛、伤害和毁灭,我从来不知道流泪和报复都是那么痛快。不管再次坠入何种黑暗,我都会确认,只要一直走下去,一定会见到光的。是的,诺顿先生,在这个冬天里,我见到了光,你呢?

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

苏更生

责任编辑:金子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