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前任:我是真的爱过你,也是真的不想再见你。

前任,我们要不梦里见,要不葬礼见

作者/十三妹丁无畏

前两天和闺蜜小惹去看了《前任3》,这厮哭得呼天抢地。晚上吃饭,她一直在翻着手机,我凑过去,屏幕上居然是她前任阿哲的微博。


“你要干嘛啊。”我问她。

“想起他来了,当初我们也是像这样,谁都不肯先退一步,最后才分手的。”

“想想就得了啊。”我拍了下她的脑袋,把一块肉塞进她的嘴里。


知乎里关于分手后还要不要找前任的问题,有一个匿名回答:“无非就是没有自制力的人,不想让自己太难受,结果搞得双方都更难受。”这大概形象地描述了,大部分人分手后和前任见面的结果。

“前任”就像一个结,里面锁住了我们曾经幼稚、热烈的爱和青春。它也是个死结,不论分手时两个人多遗憾、分手后两个人多眷恋,如果有天再相见,剩下的可能只有四个字——回不去了。


真希望,我没有再见过你

我劝小惹不要联系前任,是因为我曾经历过这一切。

还在上学的时候,曾经交往过一个男友,那大概是我最长的一段恋情了,四年。分手时并不愉快,互相删除了所有的联系方式,就这样杳无音信了。

回忆起交往的细节,其实全都是甜。他喜欢弹吉他,我喜欢写东西,他说,以后就算很穷,就算自己的音乐只有几个人听,也要一直唱下去,我呢,就给他写歌词,给他的乐队拍纪录片。

记得让我爱上他的一个瞬间,是我们一起在图书馆看时政类杂志,他默默地在一旁写下自己的观点。分手后很久,我心里的他都停留在那个瞬间,永远是那个对世界充满想法、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少年。

在一起那么久,生活里留下了太多他的痕迹。去音乐节时会想起他,走在回家的路上会想起他,甚至后来到了上海工作,也会时常想起曾经说的关于未来的约定。

其实分手后,还给他曾经的号码发过许多信息,很久之后才知道,他早就换了手机。


直到去年的春节,我接到了一个我们共同好友的电话,手机里却传来了他的声音。大概是有点喝多了吧,他约我出来见一面。过去的一切都瞬间涌上心头,我匆忙和身边的朋友道别,打车去了他在的饭店。

进了饭店,坐在朋友身旁的他,我却几乎认不出来了。曾经总被我妈吐槽的长发,已经变成了板寸,以前总理不净胡茬的消瘦面庞,现在如此清爽干净,却没了那时的棱角。他边喝着酒,边和我侃侃而谈他制作人的实习工作,炫耀着见过了哪些明星,认识了哪些人。

“那你还在自己写歌么?”

“几乎不了。”

最后,他喝到不省人事,被朋友送回了家。而我独自走在春节漫天的烟火中,有些难过——我好像从未认识过今晚见面的这个人。


直到现在我都在想,那个晚上我们没见面该多好。这样,他就永远是我心里那个关心世界、胸怀梦想的男孩。后来,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而我再也不会给那个空白号码发信息了。


我往前走了,他还留在原地

我失望的,是那个男孩变了,而我朋友林早失望的,却是那个男孩一直没变。

林早和前男友是大学同学,刚入学一个月两人就在一起,毕业时,因为林早要来上海,男友要回老家,最后和平分手。记得分手时,她男友还说,“林早,等我有天会再找你”。

上个月,他真的来找她了。我劝了半天,她还是义不容辞地去了。等到12点,她终于打电话来跟我复盘当晚的见面。


“他说分手之后一直都忘不了我,而且在老家没什么发展,所以决定来上海找我了。他还跟以前一样乐观,规划了好多可以做的事,我们是设计专业的嘛,但是学校不是很好,他说先找一份工资低一点的工作,然后凭他的能力,慢慢往上晋升,路不难走的。”

“可是我也在这个城市打拼这么久,我知道,有能力的人太多了。他还说,开始可能会苦一些,只能住2000月租的小一点的房子,不过反正在学校的时候,更小的房子也住过。他不知道,我现在一个人租的房子,月租就4000了。我再也不是那个天天吃煎饼果子都开心的女孩了。”

后来他们再也没有联系,听说那个男孩在上海待了两个月,把带来的钱花光了,最后还是回家去了。

我知道林早还是对过去有所眷恋,但就像她说的,她已经走了那么远,他却还停留在原地,再也追不上她了。


你再也不会犯错了,可我们都变了

其实,关于前任,我更想推荐《前度》,是阿娇从艳照门阴影里走出后的第一部电影。

电影中,阿娇是陈伟霆的前任,两人在机场偶遇,因为和当时的男友分手又退了住处,最后被陈伟霆和他的现任女友诗雅收留。

在陈伟霆的家里,她看到两人一起买的沙发、一起邮的明信片,看到了许多,那些年他们挤在狭小出租屋里的甜蜜痕迹。差一点,两个人就要死灰复燃,最后关头,却被她用“来姨妈”为借口拒绝了。

因为他不再是那个郁郁不得志的设计师了,她也不再是当初那个小女孩。她看着他和现女友在隔壁屋里笑闹,她看到他再也不会买错的卫生棉,看到他因为现女友害怕,打死了他曾经说是会吃蚊子的好壁虎。


虽然他还用着当初一样的塑料杯,带着当初一样的耳环,房间贴着当初一样的贴画,那又如何? 有些事情,就是回不去了。就像电影里,阿娇和陈伟霆都常哼起一首他们不知道歌名的歌,其实是林二汶的《一切开始都是美好的》。美好的只是回忆里的彼此,而一切回头,往往都只有无奈。


记得阿娇和她妈妈说,找不到最爱的人一起旅行,妈妈的回答让我印象很深:“不是身边的人不是你最爱的,而是你最爱的人已经不在了。旅行,一个人也可以的。”

或许和A交往后,你学会了在给泡面加蛋时要捣碎;或许和B交往后,你开始不再天天熬夜,懂得注意身体;或许和C交往后,你开始收敛自己的坏脾气,不会不分场合地任性……

但那些感情就只是生命中的一堂课而已,那些前任经过了我们、改变了我们,最后只要一句“谢谢你,再见”就够了。


谢谢你陪我走过的人生,带我看过的风景,今后我们就此别过,各自上路,会遇到新的风景。

我是真的爱过你,我也只是爱过你。记得就够了。

责任编辑:ONE文艺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