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心脏是座巨大的迷宫,而我们头脑的认知又如此有限。

命运早已为你准备好了爱人

作者/苏更生

诺顿,你好呀。昨夜凌晨我走在街上,风呼啸而过,我不得不裹紧外套,低着头小跑,像是要从秋天里逃离。北方的风呀,像是穿过了身体的每个缝隙,顽强地向南而去。我好像有个某种预感,今年的冬天会特别的冷,而一切都将如约而至。

有些事,在我心里生了根,为此我开始相信天气,相信命运,相信一切终有定数,但在所有的定数来临之前,我还在挣扎。诺顿先生,你知道吗?我们都太着急要一个结果,而忽略了过程才是最重要的事。

人性如此,我们期待开花结果,其实有始有终,期待所有的期盼都有回应,但是没人告诉过我们,开花很美,过程也重要,只有在期盼的时刻才最动人。关于命运,我们不应该过早地知道太多。结果又能如何呢?幸福或不幸。早就有人说过,幸福都是相似的,而不幸却多种多样,人生从来就不是为了追求同样的幸福,而是为了体验各种不同的不幸。

这么说来,好像有点悲观,其实不是呢。是一种歇斯底里的乐观主义,不然为什么依然热爱生活呢?这种热爱不是出于对幸福的期盼,而是对幸福的否定。无论将来如何,我们将肆无忌惮地向前,向前,向前。其实时间也没有给我们过多的选择,它带着我们一路前行,不问因果。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跟随时间的脚步,即便偶尔偷个懒,脚步踉跄,也是奋力追赶。

没有人在等我们,也没有时间在等我们,命运给出的启示,如此模糊,但是这没关系。在这庞大的城市里,每日有多少悲欢离合,在每条街道上,有多少人暗自欢心或流泪。这些,我们通通都不知道。我们仅仅知道自己,关于命运我们知道得如此少,又渴求得如此多,这是不对的。

诺顿先生,生而为人,我们都被困在自己的肉身和情绪里,却试图掌控命运,操作结果,这是不是有些可笑。我们都明白,唯一不变的,只有变化。命运将把我们带去哪里呢?——我想我们不应该关心。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日复一日的生活里,我们做了什么。

在街头为陌生人指路、在电梯里为邻居按下电梯、在商铺里和老板谈论最近的销量,和万事万物发生联系。没有人在城市里不和其他人产生联系。这种联系如此稀薄,但又如此重要,我们不应该将日常生活放到最重要的位置,不应该将快乐放低,我们应该参与街道生活,出现在公共空间,成为一个正在生活着的人。

即便这些小事,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如此困难。可是我不懂,我们的朋友视我们如珍宝,我们的家人爱我们超过自己,我们有什么理由不去珍惜自己和周围的生活。人最好能提早明白一个道理,接受他人的爱,允许别人爱我们,为他人活下去。

没有一个人是为自己活着的,我们都是为了爱我们的人而活着。因为我们的存在,会让他们安心而快乐。即便生命黑暗到无边无际,也不忘记,这世界上真的有人在默默地爱着我们,这种爱就像日常生活一样,随时可见又不被重视。我们不应该忘记,好吗?

诺顿先生,我已经很久不曾出门旅行了。或许是因为忙碌,或许是因为假装忙碌,将自己的日常安排得满满当当,说服自己这些才是最重要的,身边的工作少了我们就不行。或许真的是这样,但是努力工作有时候比无所事事更有危害,不是吗?有时候我们按照偏见所创造的,不过是些白噪音。

人应该相信自我的渺小,而不是伟大;人应该期待命运的过程,而不是结果。我们终日所为,有没有让自己舒适而快乐。停下来,想一想,那么命运暗中馈赠的礼物,到底是不是真的被我们需要。

有天晚上,我被噩梦惊醒,醒来听到窗外狂风呼啸,而身边的猫睡得很安稳,我的心脏跳得有些激烈,但是我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如果没有好起来,那只是因为我们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去接受,去拥抱,去坦然地面对命运给我们的痛苦和欢乐,人生一世,无非如此。

念及这些,我总算安心下来。诺顿先生,我们的心脏是座巨大的迷宫,而我们头脑的认知又如此有限。认识自己,认识他人,认识世界,像是攀爬无穷大的迷宫,让我们从正确的信念开始,从自我坦诚开始,从沉默开始,从好好睡觉开始。

诺顿先生,我已经不想做一个幸福的人了,想一直在路上,去追寻,去生活,接受世界抛给我的难题,关于好和坏,关于宽容和理解,也关于沮丧和痛苦,这一切都是我生而为人,应该承受的,或许是命运早已被写好,或许命运早已为我们准备好了爱人。只是这一切需要时间,让我们慢慢来,好吗?

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

苏更生

责任编辑:金子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