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唯一要做的,就是朝前走,不回头,不能留住的,都不是你的。

朝前走,不回头

作者/苏更生

诺顿,你好呀。没想到今年冬天始终不肯来临,秋末长得令人惬意,走在路上,还有穿着薄衫和短裤的女孩,一副凛冬不至怡然自得的样子。最近我又开始睡不着,脑子里有无数个念头在打转,事情忙乱。本来想在冬天喘口气,结果发现依然无法安睡,虽然身体躺在床上,脑子却走了几千公里。第二天醒来,疲惫不堪。

诺顿先生,我最近在想,我们是很奇怪的一代人,突然进入了陌生的城市,远离了家人,独自活在异地,所有的体验都是新的,单打独斗,面对世界。我总是惶惶不安,担心不好的事情会发生,夜里窗外北风呼啸,让人害怕。可是我们早就说过,这世界没什么可怕的,不过是如此普通的生活,如此普通的人生,能有什么发生呢?一切只是如此普通而已。

可是即便是普通的生活,我们普通人也要竭尽全力,那些看上去无忧无虑的人,暗地里也咬紧了牙关。偶尔我陷入回忆,试图总结,琢磨出一些道理,一些经验,不让自己再次犯错,可是诺顿先生,其实生活没什么道理可讲,有些错误也非犯不可。试图去给回忆定论,不过是徒劳,正是那些痛苦,不堪,让我们成为了此刻的自己。人唯一要做的,就是朝前走,不回头,不能留住的,都不是你的。 

有时候我也惶恐,那未来是什么呢?此刻是我曾经期待的未来吗?我不知道。命运待我不薄,虽然我渴望的事情和想要的东西,在此刻依然两手空空,但是生活给了我另外一些东西,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让我快乐。我不能说希望落空,只能说生活的可能性让我开阔。那未来到底还有什么可能性呢?我手中又握住了什么筹码? 

这些思绪在脑子纷至沓来,如同劲风冲击窗户,一阵一阵敲打着我的头脑,不肯停歇。这让我觉得辛苦。在脑子和自己吵架时,切记不要顾影自怜,哪个成年人的生活不辛苦,每个人肩头都有千斤重,没有理由我的人生要轻松容易。所以我不再抱怨好运没有光顾我,或许命运如此安排,有它的道理。诺顿先生,你说是不是这样?

我们日复一日,如此期盼,生活不会不顾念我们的辛劳。命运在某种程度上是公平的,好运和厄运,快乐和痛苦,都要有。世界上最奇怪的心理医生曾问过我,一生顺遂和颠簸不平,你选什么?我犹豫了许久,选择了颠簸不平。他说,那此刻不就是你选择的颠簸吗?我说是的,没错。可是人不是做了选择就不会后悔。我们都知道,一生顺遂是不可能的,即便可能,也没有深度,在命运的撞击里做了逃兵,这也没什么光彩。 

我只是需要把自己修建得更牢固些,在命运的颠簸里更加皮实,不管不顾,不要脆弱,更加柔软。诺顿先生,知易行难,我此刻深深明白这个道理。即便是我们选择了站在命运面前,依然会害怕,依然想要掉头就跑。可是我们是成年人了,在生活面前,无处逃窜。于是我故作镇定,假装不害怕。 

就像小时候走夜路,远处的黑暗里似乎总有莫可名状的鬼怪,于是大声唱着歌给自己壮胆。很多时候,我觉得我在走夜路,踉跄前行,还要安抚自己。上次我说,我想在黑暗里多呆一会,但是此刻,我开始期盼黑暗快点结束,加油朝前跑,只要跑得够快,什么都可以丢在身后。人生真的没什么可总结的,不过就是快步走,快快忘。每一天的自我都是新的,旧事丢在黑暗里,不要回头,不要回头。

如果跑累了,可以停下来休息,但是不能停止唱歌。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在刻意讨好自己,骗住自己,哄着自己,继续朝前走。千难万难,无论如何,都要挺住,不要倒下。诺顿先生,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希望都是自己给的,自己点亮那团微弱的火苗。于是我接受一切安慰和劝导,只为多走一步。每走一步,都是前进,都是进步,都是离黑暗远一点点,不要怕,不要急,只要我们足够相信,黑暗一定会过去。 

每次冬天来临前的这段日子,我都过得不太好,睡不着,吃不下,忧心忡忡,在这种艰难的日子里,人要学会给自己打气,尽力走出门去,和所有人交谈,即便只是谈论天气。在无关痛痒的闲聊里打发时间,驱散沉郁,去说话,去唱歌,去和每一个真诚的朋友敞开心扉。不管上帝有没有给你留一扇窗户,自己要留点力气,推开它。 

唯有如此,希望便会存在,诺顿先生,你说是不是这样。 

  

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

苏更生

责任编辑:专三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