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所有的难题面前,人可以退缩、逃避、放弃,承认失败。

头脑中不熄的火苗

作者/苏更生

诺顿,你好呀。这是第几个冬天呢?有时候我陷入恍惚,冬天都太相似了,我竟然分不清楚这个冬天和上个冬天的区别。我住的城市最近总是阴天,醒来的时候窗外阴沉沉的,让我分不清楚时间。这种混乱让人稍微地有些困扰,只想睡觉,但是寒冬的确又来了,并且还会持续很长的时间。

就像时间在初冬的时候,会陷入一段停滞,像是某种告别,一年的日子又将走到尽头,寒冷将万物静止片刻,诺顿先生,你还好吗?最近我觉得不好。我已经很长时间里,没有如此地接近黑暗过了,一切都是混乱,一切都找不到源头,日子出了差错,但是我并不知道错在哪里。

这让我稍微有些恐惧,为什么呢?我们说过了那么多道理,学习了那么多的智慧,收获了那么多平静,为什么生活依然给我们出难题,为什么依然对生活束手无策呢?有时候我想把责任推给年景,这或许就是个艰难的年头吧。但似乎也不是这样,并不是我们做好了准备,命运的颠簸就不会再让我们难受,不是这样的。

于是我只能继续静默,看着眼前的这一切,试图想出一点办法。诺顿先生,我们应该还是有办法的吧?我们是自由的,一个自由的人应该有很多办法应对生活。我们可以选择继续走,也可以选择留下来,我们可以选择坚持,也可以选择放弃。生活的难题从来都是可以选择的,我们可以选择不服,也可以选择失败。是的,人是可以选择失败的,这听起来似乎有点奇怪,但是道理就是这样。在所有的难题面前,人可以退缩、逃避、放弃,承认失败。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所有人都告诉我,不能接受失败,失败是耻辱,而不是选择。我想了很久,觉得不是这样,诺顿先生,失败也是一种选择,接受无能为力,接受糟糕的结果,接受自己不再为之付出和努力,也是一种选择。人生的进退当然是可进可退,为什么失败那么让人难以接受呢?

或许是赢的感觉太美妙,输的感觉太糟糕,所以人们讨厌失败吧。但是这也没有关系,没有人会每次都赢的,输掉几次也是人生常态,失败也并非不可接受。有时候我把这个道理反复琢磨,让自己接受,并告诉自己,是我选择了失败,而不是失败选择了我。待到来日,我们重新交手,毕竟时间还在流逝,我也依然活着,故事还没有讲完。

我要留在这里,把故事讲完。这一时的波折,就让它过去。

我停留在这地方很久了。以前我总是问自己,你想去哪里呢?你是自由的,我们可以去任何地方,可是诺顿先生,我哪里都不想去呢。我觉得这里挺好的,对我来说,此地就是远方,我实实在在地生活着,不再渴求任何的意外。这多好啊,这座城市真的变成了我的家,我已经不想再离开了。有时候我怀疑,这是真的吗?世界这么大,我只能住在这里吗?后来我才想明白,世界这么大,能成为家的地方却那么少。

重要的,不是住在什么地方,而是成为什么样的人。诺顿先生,我们反复谈论的,不再是我们要去往什么样的地方,而是我们要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想成为可以选择失败的人,失败也是我的选择之一。这并不是自我欺骗,而是人生给我的一些智慧。时间真的太长了,我们要不断学习新的东西,失败,失去,无奈,放弃,把这些都变成我们的人生选择,而不是命运对我们的拨弄。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心平气和。

人生最难的,是心平气和,是万物都不再让我们心中的海起波澜,是让我们的头脑并世间万物更广阔,是让我们成为从容、复杂、保持镇定的人。这才是更好的人呢,诺顿先生,一时悲喜都会过去,只有宁静永恒。

冬天到了,是时候去谈论永恒,谈论静默,我们在夏天兴致勃勃,在冬天沉思,为我们这年的日子总结些经验,让头脑沉淀些新的智慧,以应对来年的日子。只有这样,我们所经历的岁月才没有白费,时间不止在我们的脸上留下痕迹,也在我们的脑袋里留下痕迹。时间刻薄地对待我们,我们回赠以宁静和智慧,这多好呀,好到让人有点欢喜,仿佛我们的人生的选择全在自己手里,而不是在命运手里。

我想某种程度上,的确是这样,我们要学会和命运讨价还价,在智慧上得寸进尺,又在宁静中寸步不离,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过完整个冬天,在寒风呼啸的日子里,喝一杯热茶,在冬天侵袭万物的时候,不要忘记,我们的头脑中的火苗还在燃烧,而新的一年马上要来。


您东半球官方指定唯一的女朋友

苏更生

责任编辑:讷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