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间谋生,你所经历的一切,都将会是一种得到。

面包与爱 | 另一种得到

作者/文长长

亲爱的熊孩子:

你好哇!

今天想跟你讲讲“吃亏”这件事。

跟心理学在读的研究生朋友一起吃饭,朋友说,导师让研一的学生跟着博士师兄师姐做实验,但她同门有个女孩不大愿意跟师姐一起做实验,为此闹了好大脾气。

问其原因,朋友说,那个女孩觉得做师兄师姐们的助理,干的都是打杂的活儿,比如整理资料,准备实验器械,借相关实验室,挺得不偿失的,也很浪费自己的时间。

听完朋友的解释,我边笑边表示理解。

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尚未真正完全进入社会,但又比中学时代的学生多点个人想法,他们知道些社会的规则,但也知道得不多。他们没办法再像中学时代那样做听老师话的好学生,或多或少开始会注重自己的个人利益,但也终究没长成独立的大人,其中很多度他们暂时还把握不好。

就拿做师兄师姐助理这件事来说,中学时代我们肯定会觉得没关系,我们很愿意帮我们学长学姐的忙的。但长大点,大家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有人会觉得帮别人的忙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不愿意去做这件事,有人会开始在心里计算着我帮别人做了这件事,我能得到什么,还有人纯粹不愿做吃力不讨好的事。

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有这种不愿意吃亏,也不愿做一些琐碎工作的想法,我是能理解的。

 

尤记得我二十岁左右时,也有过朋友口中那个女孩同样的想法。

我大学时期不太愿意参加大学里的很多活动的,像那种团体类的比赛,我一次都没参加过,一来觉得活动大都无趣,二来觉得参加这类活动,要跟人配合,做的也都是一些很琐碎的事,比如找资料,或者跟小伙伴联系沟通情况,很浪费时间。

那时年纪小,总觉得要把时间浪费在大事上,只有做那种很厉害很需要动脑子的事才算有意义,像那种找资料、做会议记录的事都是浪费时间。二十岁时的有些想法的确稚嫩得有些不接地气。

后来参加工作,作为一个职场新人,领导最开始交给我的任务就是找资料、总结资料,写着那种我当时觉得没意义的稿子,写完后一遍遍修改,精确到标点和每一句话。一遍又一遍。那是我第一次接触真实社会,坦白说这与我以前的认知是不一致的,我一时很难适应的,一度在改稿子的时候觉得很委屈,怀疑自己每天做这些琐碎的工作的意义到底是为了什么,也曾委屈地觉得为什么非要抠一个句号和逗号,不都是差不多的吗,以及为什么一句话明明也可以这么说,却非要改成领导觉得好的说法。

这跟我想象中的工作不一样,所以我很快就离职了,而后换了家行业内的大公司,结果发现在大公司,作为一个职场新人最开始做的工作依旧是琐碎的。我一度迷失,觉得现实中的工作跟我想象中的工作是不一样的,虽一遍遍劝自己耐着性子完成好每一项工作,但内心还是很难接受这一切。

我当时的总监非常好,她看出我的迷惑,有次我们一起吃饭,她直接跟我说:

 

我在你那个年纪的时候,一度也觉得我有才华,有能力,也有野心,为什么要日复一日地去做这些琐碎的工作。有这种想法都很正常。但等你工作再久一点你就会明白,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琐碎工作,任何一项工作任务,只要你能做到极致,你都能从里面学到很多东西;而且职场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任何一个能做行业核心内容和做行业关键工作的人,也都是从零开始,从琐碎的基础工作做起来的,大家都是这样一步步长大,你现在所做的这些东西,比你更厉害的人之前也做过。

这是社会给我上的第一节课,也是我在社会大学里学到的第一个知识点:不要总觉得自己当下的工作内容琐碎,伟大的事业也都来自平凡,琐碎中也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

 

这样的时刻不在少数,后来重新回到校园学习,我也遇到过朋友口中那个女孩的同样的问题。进入的是一个全新的专业领域,虽然也是经过扎扎实实地学习才通过考研的初试和复试,但我也深知自己在学术这件事上并没那么擅长。第一次师门研讨会,老师说的也是让我们主动充当师兄师姐们的小助手,帮师兄师姐找一下资料,跟着师兄师姐们学习。

坦白说,作为一个有一点点写作经验,有一点点写作成绩的作者,我其实比朋友口中说的那个女孩更有资格去委屈地想着我为什么还要去做这些琐碎的工作。但实际情况是,我是很欣然地接受这个安排,我坦然承认在有些方面我的确有很多东西需要向师兄师姐们学习,也很庆幸老师能给研一的我这么一个机会。

研讨会结束后,我一一加了师兄师姐,简单跟他们介绍了自己,以及表明我很愿意在师姐需要的时候帮忙找一些资料,整理一些数据。我不会觉得自己帮师兄师姐查资料这种事很琐碎,我把这一切都当成我的机会。因为在查找师姐需要的相关资料的过程中,我自己能看很多书能学习很多知识。而且,虽只是师姐的小小助手,但也能跟着参与到整个课题组中去,于我而言,这也是一种学习。

当我意识到自己的心态从“把一些事当成琐碎事而不愿去做”,转变到“经历每一件事都当成能滋养自己的存在”时,我真切地感受到这些年自己在成长在进步。过去的路我都没白走,过去的那些经历也都有意义,在时间的力量下,我现在变得更谦逊更努力,也更成熟。

 

十八岁的时候,一直钦佩那种想法成熟稳重的大人,但更多时候是只知道“成熟”这个词,只能从电视剧或身边的大人们身上窥探些“成熟”品质,但打心底还是不太能理解我们眼中成熟的人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个存在。

直到今天,待我真正长成我曾经想要成为的成熟大人,待我也能很有分寸、体面地处理好一件件事,我不再抱怨发生在我身上的每一件事,而是“抱着既然发生了,那就尽量想办法去解决的心态”去处理好每件事时,我才真切明白“成熟”的含义。

所谓成熟,大抵如此,不再抱怨,不再总想着自己是否吃亏了,而是尽可能接受发生在我们生命里的每件事,想办法把那些无法避免的存在都变成能滋养我们的东西。

亲爱的小孩,这也是我想跟你说的。人间谋生,越怕吃亏,越会吃亏。当某一日,不再计较自己的得失,不再执着于“自己吃亏与否”,你所经历的一切,都将会是一种得到。

所有的失去,都可以是另一种得到。我们此刻经历的是得到,还是失去,全看我们自己如何解释了。

 

希望我们总能得偿所愿的老娘

文长长

责任编辑:讷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