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爱中有“好学生情节”,怎么办?

不会拒绝男朋友,任何要求都会满足,男朋友夸我温柔体贴懂事,但闺蜜说我傻。可是谈恋爱,不是就该让对方开心一点吗?

好学生情节,是我经常会调侃的词。在这种情节里,我们还是很容易把自己当成一个孩子,而不是一个成年人。孩子想要获得家长、老师这样权威人士的赞美和喜爱,而有好学生情节的女生,也会把男朋友看成某种权威人士,以得到他的赞美和喜爱为目标。

有好学生情节的女生,表现出来,就是太懂事、太喜欢顺应规则的女生。这么一写发现我这个人挺鸡贼的,太作不好,太懂事,也觉得不好。没办法,谁要我是写鸡汤的呢,不鸡贼能行么。

曾经在一个小说里看见一个很绝妙的比喻,小说里认为拿下客户就和想要公主的贞操一样,王子给了公主一颗钻石,说明天嫁给我,歹徒给了公主一把刀,说现在就要,公主反抗,然后被杀死了。钻石和刀,都没有得到公主,得到的是一个三输的场景。而有实力的销售,是懂得一手拿钻石,一手拿刀子的,在钻石和刀子巨大的落差里,客户公主会选择马上合作。

自然,两性合作没有那么功利,短暂的激情靠情怀和荷尔蒙就可以很美好。但是在长期关系里,恕我直言,所有的长期关系稳定必然有功利性的一面,如果一个人完全不在乎人间利益,“一箪食一瓢饮”就能让他得到神智的清醒和力量的满足,那这种人现在最大概率在参禅,而不是和你谈什么男欢女爱长期关系。对于普通人来说,迷情期过后的交往,双方肯定都是有需要从对方身上满足自身欲望的期待的。

不是每一种期待,恰好都是你有的,我愿意给,也给的起。给不起了怎么办,很简单,拒绝。

我一直强调一件事情,善良也好,拒绝也好,都是一种力量和精力的分配。你拒绝掉单方面恩惠的无关干扰越多,才能把个人有限的精力集中在需要双赢的地方——在合作关系中,越可能发现或者创造双赢,那么这种关系,善良属性就越高,越良性。要知道成年人之间的交往,是不存在“绝对权威”的,那个人,不是你的导师,不是你的父母,那个人是一个和你一样平等独立的人,你们之前的各种需求,需要交流来决定,所谓交流,就是他有可能拒绝你,你也有可能拒绝他。

你不肯为我做什么什么事就证明你不够爱。这种逻辑,是打着爱情的旗号绑架,举个极端的例子,爱他就要答应他的所有要求,那我们谁敢去比那个帮助老公奸杀学生妹子的孕妇老婆啊?

不好意思拒绝,对于不合理的要求默认或者拖延,看起来很懂事,很乖,其实是一种对自我判断力的无视。因为我判断不出来这个请求对关系的走向,也不希望由自己的判断来负责对关系的走向,所以我听你的就行了。如果说两个人的经济环境靠赚得多的那个人说了算,那么两个人的合作环境,当然是由那个合作程度低的人说了算。越是不想自己对关系走向判断负责的人,也越容易不想长期合作,只想把便宜占够了再说的人——许多女人想我已经那么吃亏了,为什么他还没回心转意,换个层面,你如果最终都以满足他的要求作为继续下去唯一的办法,他有什么动力去思索你到底需要什么?

乐观理智地观察一下,就会发现态度统一,前后一致的拒绝并不会比一方隐忍委屈更容易造成关系的破裂。因为对某些标准的清晰表达,会在一开始就让对方的期待值下降,满意度永远是事实满足和期待满足的比较,如果期待满足一开始就不高,那么随着事实满足量的增高,满意度也会一路走高——反而是那种一开始百依百顺,让对方的期待满足越调越高,最后事实满足跟不上,更容易造成崩盘。

大家都说这个世界是不公平的,为什么好人成佛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坏人只要放下屠刀?在我的理解里,拿起屠刀是一种力量,不被屠刀控制也是一种力量,当你放下屠刀的时候,你证明了自己的坚定和力量,所以,没有拿过屠刀的好人,还要在其他方面证明自己的坚定和力量,那就是九九八十一难。在男女交往中,有时候也是如此,一个会拒绝的女人,反而会让男人更心动。因为拒绝是一种力量,判断也是一种力量,而寻找搭档的话,我们起码要寻找一个……不拉自己后腿的。

我是那种鼓吹恋爱要趁早的人,因为男女交往,特别是年轻人之间青涩的、不成熟的男女交往,是年轻女性了解“好学生情节”以外世界的一个好机会——不再有权威,不一定有结果,必须靠自己的判断和力量获得他人与自己的合作方式,经历一下这种探索,不管最后这个合作是成功还是失败,都不是坏事。

责任编辑:卫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