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出现极度想刷社交网络的焦虑感?

这个问题是帮我男票问的,我们坐飞机去旅游,飞机上没法上网,下了飞机有一段时间也不能上网,我就觉得我男票特别焦虑,找个咖啡厅就坐下来刷微博朋友圈,他说他不刷就难受,这到底是怎么了?

简单地说,一方面我们寄希望于社交网络缓解真实生活的焦虑感,另一方面社交网络的某些局限可能会诱发更复杂的焦虑情绪。

繁忙的生活很容易滋生不易察觉的焦虑。对于那些短暂而且轻微的情绪,没有必要耗费太多的认知资源应对,我们倾向于采用类似自动化的情绪调节策略。转移注意是一种不错的策略,尤其是将其转移到社交网络。有趣而且迷人的信息,便捷而且轻松的互动,都构筑起和真实生活截然不同的情境,让我们能够和焦虑感隔绝开。

与此同时,社交网络也可能诱发新的焦虑。“发现更大的世界”意味着眼花缭乱的碎片信息,意味着前途未卜的沟通交流,这些在空闲的时候我们都未必能妥善处理,在本来就焦头烂额的时候无异于最后一根稻草。社交网络占用了其休闲属性不符的认知资源,总体来看又缺少现实的意义,从而在原有焦虑的基础上产生了新的焦虑。

更为严重的是,沉溺于社交网络,会让已经很紧张的工作时间进一步减少,来自焦虑源的压力可能会压垮我们,让我们选择自我妨碍的方式,避免工作失败带给我们的负性自我评价。也就是说,我们宁愿相信是沉溺于社交网络让我们失败,也不愿意承认是我们的能力不足以支持我们成功,然而这样的自我妨碍不能真的处理掉焦虑。

开始写这个答案的时候,还在构思怎么组织语言,再动笔也有些心里没底,我能感觉到那种焦虑不安。然后,令人惊奇的事情不出意外地发生了——毫无原因的,我顺手拿起了手机,解锁,愣了两三秒,锁上,又放回去了,回去了,去了,了……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就像发生过千万次一样,在我有意识地注意下,几乎无意识地发生了。我在写这样的答案,这种事情真的好吗?

敏锐又闲的蛋疼的人,总会从这样的事情中发现生活的奥秘。在写答案的过程中,我有意识地放纵了自己,然后得到了这样的一份第一手资料:这里为止,我总共拿起手机7次——其中2次是新的微信,在阅读完无关紧要的信息之后,都顺便浏览了一眼朋友圈;还有1次拿起手机没有解锁就放下了;另外4次中,一共登录知乎2次(手动斜眼,我明明就在知乎上耶),知乎日报1次,新浪NBA1次(然而赛果我中午就知道了),微信1次,QQ1次,值得注意的是微信和QQ,我连载入界面都没看完就叉掉了。在这样令人震惊的事实面前,我不得不承认——

我竟然出现了这么多次的焦虑——我才不会让你们猜到我在想什么。我发现这7次停下来的时候,有6次是在停滞着不知道怎么继续,而又有4次在放下手机,重新开始写答案的时候,会删掉或者修改停下之前的最后一句。我能感觉到,拿起手机,即使什么都没有做,也会让稍有意识的焦虑平复下去,毕竟可以不那么注意写答案这件事情,哪怕只有十几秒都足够了。

我们或许应该承认,社交网络有足够的魅力,足以深刻地影响情绪调节的策略。在焦虑的时候,社交网络更新鲜、有趣的特质,很容易吸引我们的关注,并且有可能提供安全、舒适和愉悦的体验,让我们以非常廉价的方式调节焦虑。所以我们没必要妖魔化社交网络。但是廉价也有廉价的劣势,社交网络的作用机制是注意转移,和解决令我们焦虑的事情几乎没关系,此外还有副作用,而且出现的几率不算低,因此不能当做调节焦虑唯一或者首选的方式。

当然,有些因素我们注意到了,还是可能降低副作用的危害:

1.   一定要意识到“我在使用社交网络”,而不是在处理正在解决的事情;

2.   一定要意识到“我正处在焦虑情绪中”,而不是无意识的由情绪引导行为;

3.   一定要找到“社交网络的替代品”,可以是健身、冥想或者其他有意思的事情,这些事情没那么容易沉溺其中;

4.   不要过度苛责自己,不要因为使用社交网络(导致拖延)而过度自责,这反而会诱发更严重的焦虑,试着接受自己偶尔的放纵,我们才有可能有更多地认知资源,更好地调节焦虑、解决问题。 

喏,你看我写到这里都没有退出看微信,说明当问题见到曙光和希望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不再想得起来社交网络。

责任编辑:向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