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度过90后危机?

感觉身边越来越多叫自己老阿姨的人是90 后,早早地就有了危机意识。要怎么度过90后危机?

十一月是秋天,秋天是一个singleunfriendly的季节。

满大街都是趁着降温穿着男朋友衣服的女人和把手借人取暖的男人,以及,只有当街表演拥抱才能御寒的男男女女。相爱的人抱在了一起,单身的人风中凌乱。


去更南边一点的香港过秋天,香港的朋友问我什么打算。

掐指一算是这样,打HPV疫苗,做全身体检,见保险经纪人,缴费意外重疾险。

自己都被吓一跳,这特么都是什么鬼?

香港的正确打开方式难道不应该是,海洋馆太平山,红磡兰桂坊,旺角卡门,重庆森林,天水围的日与夜吗?至少至少,也是茶餐厅大排档,唔该,木有鱼丸木有粗面。

可是不好意思,那个时候你十八岁,二十岁,或者二十四岁,现在你二十六岁了。

走过二十五岁,四舍五入就奔三。三十岁没什么好被歧视,但是衰老真的很可怕。

昨天还是拒绝聊人生的少女,啊~明天~就一只脚踏入油腻又漫长的中年期。

到底不一样。二十出头的时候尚可以蜷身青旅下铺一夜好眠,扫荡sasa香水小样神清气爽,熬夜刷剧,通宵唱歌,返工前去金拱门吃一个猪柳蛋,一分钟就满血复活。而今,二十六岁,话不要多说,准备好直面惨淡的人生,以及,一到换季准时光临的感冒和过敏,以及,据说未来二十年有一定概率会面对的一百种重大疾病。

朋友更丧,不怀好意地问,去年这时候我们研究冻卵,今年是组团买重疾险打疫苗,明年呢?是不是要开始选墓地了?

天啊,我明明才二十六岁啊。为什么时间这么无情啊。

刚刚踏上社会舞台,就开始考虑身后事,感觉很老派,就像古代那些新登基的小皇帝。

可是并没有一个祖传的皇位要给谁,还完了本月信用卡,支付宝里余额只有三位数。二十岁的时候,就算只有三位数,我也不慌张,不恐惧,不怕耻辱。几百块怎么了,够吃好多顿麻辣烫,够买好几次串儿,就算一分钱也没有,那又怎么了?找室友蹭两顿饭,再不济去朋友家睡两天,照样生龙活虎下去,从我那张年轻且充满胶原蛋白的脸上,丝毫看不出昨天流离失所的样子,身体也不会因为睡在沙发上腰酸背痛一整天。

最重要的是,年轻的脸上,从来没有那种,无人依靠的慌张。


可是二十六岁的我呢。看到三位数,立刻出了一身冷汗。想到双十一买下那些东西的尾款,我能否付得上。想到预约的那个体检来得快些,还是疾病来得快些。

价值观女神亦舒老师在《喜宝》里告诉都会女性,你最好要有很多很多爱,不然,要有很多很多钱,再不然,有健康也是好的。可是,站在二十六岁的深秋,四下环顾,没有爱人,摸摸口袋,没有存款。

秋风扫落叶,吹来流行性感冒的气息,常年亚健康,身体素质一塌糊涂。

单身青年最容易伤春悲秋。以至于在全世界结婚的十一月,只能瑟瑟缩缩背一首里尔克的诗,缅怀曾盛极一时的夏天,和春日里的若有若无的缱绻缠绵。


大概有对象就不会这么不堪了吧。

比如,我的女同学,也是去香港打hpv,顺便在周生生买了一套配龙凤褂的金首饰,看上去总归是喜气洋洋一点。话又说回来,觉得穿金戴银好俗气的我们,手腕上丁零当啷胡乱挂一堆合成材料首饰也好看的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卦的呢?

变成了一个老葛朗台,依赖保温杯,眷恋羊绒衫,看到金灿灿,才觉得有安全感。一年一次体检,稍微有点不舒服立刻跑去医院。生怕有点小病小灾,真的是老不起,磨平每一道皱纹的价格太昂贵。也真的是病不起,独生子女,父母刚开始衰老,退休,需要买有电梯的房子,有暖气的公寓,在冬季这种恶劣的空气环境,特别心肺功能有问题的家长们,没有新风系统也得搬一只空气净化器回家吧。

单身的我们,怎么敢生病,自己生病了没人照顾,缺工几天一个月的奖金就泡汤,还得努力健身,扛起照顾家人的重任。

我也开始渐渐明白,爸妈为什么那么着急,想随随便便把你塞给一个人。也是在害怕,你小小的一个女孩,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够费劲的了,何况渐渐的还得支撑一个家庭。

所以,大龄单身,真是罪上加罪,罪无可恕。


大龄单身似乎并不是社会问题了,还是一个医学问题。疫苗中心的人和我强调,hpv疫苗的最佳注射时间是26岁前,小姐你已经26岁又5个月。

保险方面,26岁的重疾险最低保额比25岁的时候,往上跳了17%,经纪人很苦口婆心劝诫我,要买抓紧,27岁买的话再跳20%,涨幅跑赢通涨,追平chanel。原因很简单,女性,单身女性,年龄上去一岁,忽然病死的概率就大很多,病死家中无人知的概率也大了很多。等过了30岁,保险市场对你的态度就会像相亲市场上一样挑剔:

虽然你看上去还挺周正,保养得也七七八八算得宜。但不好意思哦小姐,按照我们一贯经验,对你还需要做一点全面评估,这样吧,你的资料先收着,回去讨论下再打给你哦。

前几个月的时候,要好的闺蜜开了个刀,住院四天,陪夜四天,第一天先生,第二天父母,第三天公婆,第四天我。于是第四天的夜凉如水里,在闺蜜脚边的躺椅上醒来,看着她睡得安稳,心放下来。盯着医院白花花的墙壁,一个问题却浮上来,如果此刻,那个倒下的人是自己呢?又有谁来陪我呢?难道只有渐渐老迈的父母吗?或是总去拜托家事尚无暇顾及的新婚闺蜜吗?

纵使没有倒下,疲惫的暮色里,熹微的晨光里,年复一年的日常里,有谁与我立晨昏,有谁问我粥可温。没有答案。

发生在二十六岁的单身,原因无非是二十岁、二十二岁、二十四岁爱错的人。或者爱错好几个,或者爱错好几次。

可是那个时候完全不觉得自己未来会有一天因此悔恨或者恐惧啊!

不是爱浪子,似被红尘误。到了幡然醒悟的二十六岁,一回头,才发现周围的男生都已成为了某家的毛脚,女生则在一起讨论起了婚礼上要用的喜糖的牌子,一个从大学玩到现在的15人微信群,只有自己还是一条狗。

睡美人一觉醒来,发现眼前并没有王子,醒来只是因为安眠药的药效过了。更糟糕的是,头发又长又乱又毛糙,细纹长出来了,小腿看着倒是仍然壮硕,到底是不那么有力量了。


那些年里。我们太过于相信爱情。总觉得这么瞎逼胡混下去,终会迎来一个happyending,因为我们太理所当然了,以为自己活在一个童话故事里。总有骑着七彩祥云的意中人来救我。狼狈不堪没关系,就算被诅咒,一样有王子千里迢迢来吻醒我。彪乎乎的闯世界又如何,偶像剧的开场,不都是跌倒在地接下来面前停下一辆宾利轿车,接着走上人生巅峰吗。

就在这样到了二十六岁,我发现,好像没有一个童话故事的主角是这个岁数的了,现实主义题材的剧情,开始从我身上拉开序幕。

于是在二十六岁。我扛过一箱水回家,我在暴雨的街头拦过一个钟头的车,我在保险丝烧断的凌晨三点叼着手电筒打开过电箱。我一人开车穿越过三个省,我知道了每一个银行信用卡的还款日期,我的机票积分已经到了白金卡。我成功戒掉了认床的习惯,我不再需要抱着什么东西睡着,我可以在任何一间商务酒店醒来。我试过拖着两个行李箱,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找房子,也试过一天参加四场面试。也不再那么清高,低头求过人,拜托千万要帮我在医院加个号,爸爸因为高血压进医院迅速办完住院手续,才敢在医院走廊的尽头偷偷哭一场。

我终于明白了。并不会有人来救我。并不会有人在这场水火热的人间大戏中,拉我一把。我真的真的要做好孤老终身的准备了。


如果你也是这样的女孩,有一些算不上宝贵的经验,这些事和决定在关键的时候救过我,希望你也用得上。

转行。换一个自己喜欢的行业,少一些工作中的不快乐,想好了以后的人生都要自己哄自己开心。

理财以前信奉钱是赚出来的,现在会担心,有一天熬夜熬不动了怎么办,脑筋转不动了怎么办。这样那样都在担心,那还是老老实实省一点吧,下次路过银行,可以进去问一下有没有什么推荐的理财产品。

跑步不知道有一天病倒了,谁会在我身边握住自己的手,那就让自己不要那么轻易倒下吧。

爱好生活之苦永无止境,有一个爱好是就是苦海中的船桨。一定要找到一个,可以让你对扛人生。

剪发睡前可以匀出吹头发的时间,专心对抗眼角新生的细纹。

保养无论身体还是形态肌肤,在这个时候一定要进入保养阶段。虽然很麻烦,很不随意style,但是长期下来,你的每一个付出都会报答你。别说那些天生身体素质好、皮肤好的人,只能说那些人如果善于保养,会得到更好的状态。当你的老态开始浮到脸上,那才真是一切都完犊子了。

保温杯是一定要拿出来用的。电炖盅和电热毯是备选项。

超过十二点还睡不着的话,牢记三大注意事项,不要玩手机,不要听情歌,不要思念前男友。

实在睡不着。

乳液、水、精华每一层都慢慢涂,眼霜、面膜、护发金油每一项都不要漏。

爱情暂时失效的时候,依旧相信口服胶原蛋白、眼部按摩仪和负离子梳是真的有效。


像那些有人爱的女孩,理所应当被爱情滋润。而赤条条单打独斗的我们,也要活得像个人样更加重要。在那些无法入眠的夜里,突然醒来的清晨,我都跟自己说,有什么关系,就算孤老终身,我也能把自己照顾得很好。

责任编辑:向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