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初恋结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和初恋结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郭姐哒:有时候看着赵肥,不敢相信我和他已经在一起快十二年。刚恋爱时我们还是初中生的稚嫩模样,经历过高中、大学、读研、工作,接受岁月的洗礼,恍惚抬头的瞬间,却觉得身边这个人一点儿没变。

很多人脑海中的初恋记忆无瑕而青涩,我不尽然,决定和赵肥谈恋爱是因为他给人的感觉:踏实又温暖。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自己以后会嫁给这个人,他能带给我很多很多的安全感。我们刚在一起,老师和家长都不同意,觉得我耽误了他这个优等生,班主任把我叫到办公室审问,他突然破门而入:老师您别问她,有事情冲我来。

这个画面我一直记得,在后来的漫长岁月中,即便遇到再大的苦,想想那一幕,也就都能释怀了。正因为这份安全感,让我对未来格外有信心,如果不是因为这份特别相信,我们根本熬不过九年异地。很多个无助的日日夜夜,很多顿一个人吃的饭,很多次坐在操场呆呆地看来来回回的牵手情侣,很多回在电话里的争吵……就靠着那一份执念,梦想成真,我们义无反顾地冲进婚姻这座围城。

很多人问我,男人结婚后是不是就不珍惜你了?想到这两天的一件小事,我们在搬家,东西多到把搬家车装满后还多出一个装满书的大箱子,我拉着箱子打车到新家,一箱子书巨沉,司机把我放在小区门口就无情地飞驰而去。我自己拖着一箱子书艰难地往家走,黑夜里远远看到有个人朝我的方向跑得飞快,我想该不会是赵肥吧?这样想着就觉得可笑,他那边还要招呼一车行李呢,怎么可能跑来接我,结果这个人越跑越近,气喘吁吁接过我手中的行李箱,我说你怎么跑来了?他说怕你太沉啦。

有太多这样的暖心瞬间了,我想,正是这份暖融化了其余的一切戾气吧。和所有夫妻一样,我们当然也是会吵架的,为工作、为琐事,但每次吵着吵着就笑场,抑或因为心疼对方就早早认输,其实,和最爱自己的人有什么好吵呢?婚姻教会我不要把太多温柔留给外人,而忽视了自己最近的人。

作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之一(另一个是我爸),他既是爱人,也是老师,更是在我难过时会托我一把的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可以读不同类型的书,也可以看相同的剧;我们虽然有很多共同语言,也存在完全不能契合的审美……这样才有趣吧?

从单独的个体变成一个完整家庭,还能努力保持着各自的独立和圆润,这样想想,我应该是拥有着最完美的婚姻吧?嗯。


@赵肥到底肥不肥:其实“娶初恋”这件事儿,本身没什么了不起。如果你是昨天才第一次谈恋爱的大龄男青年,和另一个同样迫于亲友压力的大龄女青年,在第三次见面的时候就定下了领证的日子,这种“娶初恋”基本上可以划入“人生污点”这一范畴。

我和老妹儿是在初中好上的,根正苗红的早恋,老师和家长也都曾经或语重心长或简单粗暴地介入过这段感情,不知道为什么我俩就是分不开。我不能昧着良心说这种“分不开”就是因为太爱彼此了,毕竟是经历了十一年的恋爱长跑,成长的不只是身体,还有心智。

懵懂的好感,这是我对老妹儿最原始的感觉。在喜欢她之前,我并不知道喜欢一个女孩子会是怎样的一种心境,那种不知不觉间眼里心里都只能容得下一个人的病态,会让你觉得自己不可救药。所以初中那两年的分分合合,是最稚嫩也是最撕心裂肺的,如今看来,屁大点事儿都可以让我彻夜难眠,比如第一次在男生宿舍后面的小巷子里接吻,比如第一次在班主任办公室里向老师承诺彼此不再过多往来,又比如中招前因为某件事儿赌气(已经完全不记得是什么前因后果),我俩报考了距离最远的两个高中。

但是冥冥中自有定数,还真的不是假半仙儿骗你一顿饭钱,我俩居然在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复合了。原因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是同学们一起看了场电影,我俩刚好并肩坐下,脑子里除了紧张和尴尬,愣是一点儿情节都没留下。之后开始发短信、聊QQ,就这么一来二去的,就到了高中开学的那一天。

这该算是我俩异地恋的开端吧,虽然在同一座城市,但是这两个学校坐落在东西两端,如果想要见一面,基本上要打车的费用会让我这个月都吃不饱穿不暖。这是异常充实的三年,总是有上不完的晚自习和写不完的练习题,它们就像铜墙铁壁,把我关在一个与世隔绝的小房间里,分不清白天黑夜,也感受不到春夏秋冬,唯一能够给予我养分的,就是这段地下恋情,它是可以自由流动的空气,让我们能够感受到彼此的呼吸,比如说每周写一封信,比如说三周见一次面,又比如说会在见面时交接的“共同记录手册”。

这种没有烦恼、远离世俗、不挂念未来的恋爱阶段,虽然少不了磕磕绊绊,但是我不会觉得它是某种精神负担,因为有一个动人的约定可以熬制成鸡汤,在我被各种习题折磨的夜晚,慢慢地喝上两口,恢复一下元气,那就是“我们要考上同一个城市的大学”。

虽然我俩之后并没有如愿,但是天津和北京的距离不算远,再加上城际动车的有偿助力,我俩算是两三周能够见上一面。回过头看,故事讲到这里,基本上可以归为第二阶段。第一阶段是读初高中的时候,谈恋爱总是一件“政治不正确”的事情,几乎是到了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地步。所以,当时的恋爱有着一个单纯的愿望,只要不被爸妈和老师发现,只要不被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横刀夺爱,只要不会因为某种外力而莫名分手,谈恋爱就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简单到只剩下喜欢不喜欢,乐意不乐意。

到了大学之后,恋爱似乎开始变得复杂了。我俩把所有的生活费都用在了每一次见面的衣食住行上,不见面的那些日子就过得紧紧巴巴。大学的生活就像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多项选择题,熙熙攘攘的人群和横冲直撞的物欲,就像磁铁的两极,把每一个人都牢牢吸引在这个无形的力场之中,快乐并苦恼地颠来倒去,我们两个也是其中一员。在这种情况下,因为距离而产生的不安全感被无限放大,经常因为“没有在第一时间接通电话”而彼此埋怨,也会因为“和朋友半夜出去聚餐”而冷战一两天,最头疼的当然是各种“法定情侣晒秀恩爱节日”——该买什么样的礼物才能又讨对方欢心、自己还能留点结余买双新鞋,是要看电影还是吃顿大餐才能更有心意,上周刚刚见过面,这周还要不要再偷偷地空降北京秀恩爱……

所有的好和所有的坏,都在这四年间大鸣大放。说得最多的是“我爱你”和“分手吧”,一次次开心地接起电话、又一次次难过地挂断电话,满怀期待地在车站拥抱,又不无失落地在车站目送对方远去。如果说,我们都曾经盼望着这样的日子早点结束,直到她选择去澳门读研,而我又随后去英国读研的这两年异国时光,才让我们真正体会到什么叫做度日如年。

想想也是可笑,我们用四年的时间克服了地理上的距离,现如今不但相隔一万多公里,而且还有六七个小时的时差,怎么这场爱情长跑就是越走越艰难了呢?当你和另一个人处在完全不同的时间和空间,任何的嘘寒问暖都会失去意义,我俩算是从初中同班的低头不见抬头见,退化成了异国读研的“看不见听不到摸不着”。这个时候支撑我们的不只是旧日的点滴记忆,还有一种责任感,这种想要“存在于对方的生命中”的渴望,是我们用整个青春去摸索和体验的一种情感,它仅此一回并且独此一家,直到从英国回来并且在机场看到等待我的老妹儿,我才真正明白,现在的它可以被称作爱情。

在我看来,如果感情可以被视作有血有肉的躯体,那么爱情大概就是这具躯体三十岁的模样——它不再年轻,但是也不再彷徨,扎实的不只是一寸寸的肌肉,还有经历过人事的头脑和品尝过酸甜苦辣的心肠。它很清楚过去的日子只能用来偶尔把玩,未来的路需要走得踏实,才能被自己踩在脚下。如果你还年轻,那就不用急着去寻找爱情,未老先衰的事物总是引起局中人的嗟叹,你只管眼前的阳光和嘴边的雨露,只要当下是说不清的快活,剩下的纷纷扰扰就只管交给时间去理顺罢了。

责任编辑:阿芙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