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选择独身生活有多难?

在中国,选择独身生活有多难?

对于婚姻,有人充满向往,有人避之不及,我属于后者。


我的确也认真地思考过婚姻,最终还是觉得,这种需两个人生活同步的婚姻形式确实不太适合我。与其捆绑着过一辈子,我更愿意独身。


在中国,跟我一样愿意选择独身的年轻人越来越多了,他们有在大城市立足的能力,相信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为了实现这种自己设定的生活模式,不婚人士在未来不短的几十年内,可能会遇到不少问题。 


25岁,妈妈为我的“幸福”操碎了心

最先遇到的是家人的反对,尤其父母。开明温和、支持孩子决定的父母当然有,但更多的中国父母无法接受自己的孩子一直单身。于是双方的态度会从温和、半认真半玩笑慢慢过渡到紧张。妈妈开始跳脚,爸爸开始搜集报纸上的相亲活动信息,饭桌上的话题绕来绕去,硬生生地就能绕回结婚。


在中国式家庭里,大部分父母与子女之间往往缺少边界,父母充满控制欲而不自知的双手,会以各种方式干涉子女的人生选择。


“我爸妈始终觉得,只有条件太差没人要的人才会不结婚,我不想结婚简直是他们的耻辱。他们没办法接受和他们不一样的生活,我也没办法和他们沟通。” 


“有次争执,妈妈给我跪下了,哭着求我结婚。她怕我老了没人照顾。我又心疼又愧疚又生气,还觉得很屈辱。我妈非得逼死我才甘心。”


文化堕距理论认为,思想观念的更迭速度往往跟不上科技与物质文化的更迭速度,这个速度差就导致了文化堕距。比如,手里拿着最新款智能手机的人,可能有着落后的重男轻女思想,开着豪车的人,可能提起同性恋就痛骂他们都是变态。


这个理论可以充分解释,为什么爹妈一听我们不想结婚,就恨不得拿棍子抽断我们的腿。成长于计划经济时代的他们,经历了更多的约束,对于结婚的观念传统而保守。老一辈的思想与现代自由思想有所脱节,就形成了我们常说的“代沟”。


在这种情况下,如何跨越成长环境的鸿沟,去说服爹妈接受自己的选择,还不能伤他们的心,实在让人脑壳疼。


35岁,安全确实是个问题

第二个难题是安全问题。单身人士大多独居,而独居的安全系数显然要低得多。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体能下降,警惕性、反应能力大不如前。


自愿选择终身不婚的人,大多有着良好的经济状况,居住的小区一般有比较完善的安保系统,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就很安全。


首先,高档小区内缺少“街道眼”。别误会,这可不是监控摄像头,“街道眼”是指街道上人的眼睛,最令人有安全感的“街道眼”来自街坊邻居。


在传统社区里,邻里相互熟识,街头的小摊贩们每天都会和老顾客打招呼,一双双眼睛织成一个严密的安全网,一旦有生面孔踏进这张网,立刻就会被察觉。


另一种给人安全感的“街道眼”来自互相自然监视的陌生人。大半夜一个人在街边走,如果街对面有另一个人走过去,这俩人会一边走一边忍不住看一眼对方,这就是自然监视。


半夜一人独行,会觉得害怕;但如果新年一起放烟花,大半夜满大街都是人,来自陌生人充足密集的“街道眼”就会给予人强大的安全感。


许多高档小区缺少的就是这两类“街道眼”,单身人士走在静悄悄的小区小路上,要是倒霉催的被人捅了,别说有人冲上来抓坏人了,有没有目击者都难说。


入室案件显然对单身独居人士非常不利,尤其女性,真要一个人面对,先不说能否安全逃脱,吓都被吓个半死。



那么,即使居住的小区有360°无死角的监控,路灯从傍晚开到早晨,出入还有保安查汽车牌照,这总安全了吧?但很遗憾,经研究表明,这些措施均为经验性措施,在现实中往往无法保证有效减少社区犯罪率。


45岁,突然想要个孩子

年纪再大些,就有了新的问题。一个人过了几十年,难免有点寂寞,突然觉得,有个孩子也不错。作为单身人群,想要孩子不是不可以,但困难总会比已婚人群多些。


首先,在中国,代孕、试管婴儿等途径存在争议,这方面的法律法规也还未完善。


不光法律互相掐架,学界法界的大佬们也争执不定,有人害怕引发社会伦理矛盾而极力反对,有人认为这是人权而极力维护,吵到现在还没有定论,说不定在不久的将来,会有相关支持性法规出台。


那有人会说,领养一个不行吗?行是行,但不太容易。比如2013年,南京社会福利院院长朱洪曾在采访中表示:“福利院今年接收200个左右的孩子,目前只发现有一个孩子是健康的。”同样,广州的弃婴岛在开放了两个多月后,接收弃婴262名,宣布暂停试点,福州、济南也随后“闭岛”。


在出现了恶性的遗弃死婴事件后,2014年2月24日,广州福利院在弃婴岛前方竖起“弃婴违法”的警示牌。


根据中国儿童福利和收养中心的粗略统计,全国各地目前设立的“弃婴岛”接收的弃婴,约99%都是病残儿童。无法承受的医疗负担和照看压力,是家庭遗弃他们的主因。

一些孩子能通过手术恢复基本生活能力,而脑瘫、先天愚型、痴呆等孩子终身需要人照顾。并不是说这些可怜的小天使们不好,而是领养身体有残缺的小孩,需要比一般的父母付出更多的精力和心血。选择不婚的人,领养之前要考虑清楚,一个人是否能兼顾工作及做好母亲的职责。


退一步讲,万一福利院来了个超可爱的宝宝,看第一眼就恨不得立刻抱走她。而现实情况是几乎每个福利院都有数百个家庭在排队等待领养,掐指一算,想领养得再等几百个宝宝才能抱走这个孩子。


再退一万步讲,要是成功领养到了一个小孩,肯定视若珍宝,到学龄,肯定得置一套学区房,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不好意思,单身人士买房有限购政策。


2013年,京、沪、渝等地区相继发布“国五条”执行细则,给单身狗当头暴击。京籍单身人士限购一套房,出售非唯一住房征收20%个税;上海规定本地户籍单身人士限购1套住房,非本地户籍的单身人士不能购房。


2017年,广州也开始单身限购,一时间单身广漂们眼泪纷飞。随后,北京政策稍有放缓,出台《北京市共有产权住房管理暂行办法》,规定年满30周岁的单身家庭有资格申请购买住房。所以,选择不婚,在北京的话,30岁之前还是继续租房吧。


除了没资格买房,更多的购房限制、更高的贷款利息、更高的贷款门槛,都让单身人士“买房难”。


这样一想,在中国,选择不婚人生真是艰难。


65岁,照顾自己开始力不从心

到了该退休的年纪,肩周炎关节炎,三高肾亏老花眼,到这个时候,给自己挠个痒痒都费劲,更别说照顾自己了。准备请个护工。


在一线城市打拼了一辈子的单身老贵族们,并不缺少请护工的钱,问题在于,好护工不是想请就能请到的。养老护理行业的问题,一是从业人员缺口大,二是从业人员素质堪忧。


在护工从业人员中,大多数是初中毕业、年龄偏大,很多是进城务工人员转行做护工。电影里与护工成为知心好友的情况实在少见,更多更现实的情况,是绿城纵火、郑州虐老、上海老人不堪受辱自杀……请错护工,搞不好连命都会搭进去。


护工是一个难题,自己的心理压力是另一个难题。


想象中的老年生活,是像意大利网红土豪Gianluca Vacchi一样,五十多岁的人,帅、有钱、身材巨好,高兴起来就在游艇上跳舞晒太阳;就算没他那么潇洒,自己也可以想去哪去哪,背着包走人就行。


但事实上,在中国,退休就意味着整个人从生产活动中退出,由此带来的生活节奏变慢、工作寄托缺失以及社会安全感的缺乏,会给人施加不同程度的压力。


本来在职场上呼风唤雨的魔头们,忽然失去了相伴几十年的工作,难免会产生很大的落差感和失落感。此时,倍感压力、身边又没有家人陪伴的独身老人,很容易陷入“我什么都没了”的悲观消极情绪。


当然,以上的很多问题都可以用经济实力来解决。比如护工难请,独身人士尽可能开出高价、动用关系网寻找,总会有优秀人才前来;比如独居不安全,可以装置整套最好的家庭防盗系统,总能大大提高安全指数。


谈钱虽然俗,但很多时候的确很有用。你努力工作多挣钱,就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不必为了生存而将就。想单身还是结婚、去哪里居住、做什么工作、要不要请人来照料,都可以。你养得起你自己。


不管哪种生活都会有不同的遗憾,只要选择了自己所信仰的生活,并且,重要的是考虑好了将要面对的问题,即使将要面对重重障碍,也算是没白活。

责任编辑:梁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