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机智地识破诈骗?

现在的诈骗花样多端,如何机智识别?

前两天早上八点多,我接到一个自称来自我户籍所在地的“通信管理局”的电话:您好,请问是xxx吗?(令人窒息的全名,我自己都差点记不住的全名。)我们是XX市通信管理局,你名下有一个13xxx电话号码涉嫌违法发送大量不实中奖信息,经群众举报,现已被警方……

来电小哥的普通话还算比较标准,带一点台普口音,我心里不是没有闪过一丝犹豫,这年头家乡公务员流行说台普吗?但小哥听起来非常诚恳,态度和蔼可亲,是那种替您排忧替您解难替您受过的姿态。


我说:“我没有这个号码啊。”

对方说号码的确是登记在xxx这个身份证名下,请问是您本人吗?

卧槽?的确是我身份证,“您告诉我一下号码归属地,哪个运营商的。”

对方说号码是今年6月5号在北京怀柔移动营业厅办理的。

我说:“不是我办的,今年我没有去过北京。”开玩笑,今年我醉心工作,北京是什么?此处我已经非常想挂电话了,我为什么没有果断挂,对啊,后来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但人生就是这么经不起问为什么,因为剧本就是这么写的。


对方耐心地提出一些可能会引起信息泄露的情况,比如您近期有没有丢失身份证,或使用复印件办理宽带,或者在网络上填写过身份证信息?

在他一步步的引导下,我坚定地相信自己的信息被泄露了。可后来想想,这不TM废话,我信息不泄露骗子怎么找上门来的?他们给我列举的情况,不就是他们获取了我个人信息的渠道。


我问对方:“您能不能提供相关的书面文件给我?”

对方:(打太极)

我:那实话说我没法确定您这边是官方来电还是诈骗。您的来电号码也是一个归属地不明的手机号,不是官方号码。

对方:女士,我这边的确不是骗人的。您说我没有用座机给您打是吧?我们的热线是供市民拨打的,您可以拨打xxx核实,我的工号是xxx,我姓郑。我把文件号码告诉你:xxxxx

我:(哈?)好的,我知道了,我去报案。


对方:您知道怎么报案吗?

我:您给我一下办理号码的营业厅所属的公安局或派出所的名字。

对方:(假装查询)文件上没有。

我:那我自己去网上查一下。

对方:我可以尝试通过内部系统帮你转接北京市通信管理局,告知他们情况然后进入报案流程。

我:我给怀柔分局报案就好了,如果不归他们管,他们会告诉我归哪个派出所管的。

对方于是对我进行了一番听起来很有道理、其实是胡说八道的输出:我们这边内部报案的话可以在报案期间保持您的号码正常使用,您自己去报的话需要对方给您一份备案证明,交到北京市通信管理处,再由他们与我们联系,我们才能保证您能正常使用手机,并且所有法律责任与您无关。


我的朋友朱老师跟我说,也就是只有我这种安全意识非常强的人,会在电话这头拿出笔记本认真地抄下对方给我报的违法手机号、文件编号、对方的工号,然后一步步走进陷阱,像她这种怕麻烦的人接到类似电话,第一反应会说“不了不了伤身体”,骗子就没机会了。

后来击溃我心理防线的是对方一系列措手不及的灵魂拷问:您是打算怎么报警呢,您知道怎么报案吗?您以前有报案经验吗?您知道报案之后您该怎么办吗?

我,我……不知道啊。

此时我想了一下万一这事是真的该有多麻烦,而就算这事是假的,骗子握着我这么多个人信息,还打算怎么骗我?我要立即出门去报案吗?本地派出所会受理这个案件吗?想到这里,我眼前浮现了漫漫官司路上执着的虹口区秋菊的样貌。


对方:您看这样,因为您也不知道怎么报案,也没有报案经验对吧,我这边帮您通过官方渠道转一下。

我的电话就这样稀里糊涂被转接到了“北京市怀柔区公安分局”,我说,您好我要报案。

对方一开口,南方口音。


我问:您这边是公安局吗?

对方:系啊。

我:不是吧?

对方:诶,电话系里打过来嗦报案的好不好?我这边不系公安局系喇里?

我:……

这种不争气的骗砸,给北京片儿警的脸都丢光了。

没想到看了那么多段子,自己碰到诈骗的时候也得靠口音破案。

对方怕是不知道自己哪步操作出了问题,不甘心打电话来问我:里不是要报警吗?怎么把电话挂了?我没有理会。

对方便疯狂用那种网络虚拟地址给我打来自罗马尼亚、比利时和爱尔兰都柏林的电话,我接了一个南安普顿打来的,跟他说:“不要再给我打了,我会录音并且报警。”

对方:什么,里要报警系吗?里告啊里告啊里告啊,里去哪里告里去告啊……


我气得再次挂了电话。开始跟朋友疯狂嘲笑骗砸的南方口音,这时电话又又又响了。

这次是本地号码打过来的,一个上海爷叔的声音说:“请问你是xxx吗?”啊,又是全名,八月的魔咒。他紧接着问,你是不是被诈骗了?你是不是在xx路xx号?我们是xxx派出所的,正在上门核实情况。

……这是,连环……诈骗吗?

他们还知道多少?

我想起前段时间家门口的电梯按钮边上,被人用锐利的物体刻了我的门牌号,当时我就觉得这是网上说的那种犯罪团伙踩点做标记的操作。呵,如今果然发生了一些不得了的事,我TM怀疑自己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骗局,这世界都TM在针对我。

我甚至想到我被谋害在家中,网友在这条社会新闻下用那套熟悉的话术评论:女孩子家的不在老家呆着嫁人,一个人跑到大城市,就不要怪犯罪分子盯上你。

好在我还保存着最后一点理智,问电话那头的警察是哪个派出所的,对方立即给我说了地址,就是我买菜经常经过的地方,好的,放心了。我边跟电话那头嘱咐不要上门!不要上门!不要上门!边马上拿起包准备去派出所投案自首,啊不对,是配合调查。

临走想起这一个早上折腾的,还没来得及化妆,对着镜子上下各抹了一笔口红,让自己看起来尽量是个体面聪明的年轻人。

刚出门警察叔叔又给我来电话了,“你到哪了?”

我说快了啊快了,我已经在看守所门口了。

是的,我家和派出所中间隔着一个看守所,第一次去录口供的我心里充满了异样的感jio。警察说,那你快来吧,我们在门口等你。

一进派出所我就发出了致命的疑问:我没有报警啊,你们怎么就站在门口迎接我这个诈骗受害人了?

警察给我普及了一个知识点,这边的反诈中心会严打通过网络虚拟地址拨出的诈骗电话,只要监测到这种电话与市民通话超过x分钟,或多次通话,就怀疑有市民被骗,会安排就近的派出所上门劝阻教育。

噗。

看来过去的我对自己的智商抱有一些误会。打扰了打扰了。

就这样,警察对我的“口音破案”表达了高度肯定和赞杨,又对我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被骗子牵着鼻子走到第二Part表示微笑,毕竟第三Part就该打钱了。

所以,第一,我其实没有资格回答这个机智识别诈骗的问题。因为我并没有在第一Part及时识破骗子的花招;第二,学好普通话。

有一次我朋友的冰岛老公Oli接了一个不屈不挠的骗子的电话,中文应付不来了,Oli开始说英语,电话那头的大哥竟憋半天问了一句“Your home ”(发音:腰厚),然后Oli僵持一秒钟,开始讲冰岛语,对方非常机智地问:“请问你是俄罗斯的吗?哪里的?腰厚?”然后自己笑场破功。

以上就是我成为没有财产损失的电话诈骗受害人的故事。朋友们回见,我去学冰岛语反诈了。

责任编辑:阿芙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