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直面自己长相一般的这一事实?

如何直面自己长相一般的这一事实?

好些个时候我也在想这个问题,想了十几年了。如果认真追究起来,可能得从小学算起,准确地说,是当时周围的人口中的那句“女大十八变”令我在意起自己的样貌的。

这五个字的言外之意是——长相一般的你,长大后一定会变漂亮的。算是一句安慰的话语,确实安慰到我的心坎里了,毕竟我真的相信了他们,而且也真的长得很一般。

正因此,在长痘的时候,我的内心仍旧抱着一丝希望,觉得再过些日子,人的样貌就会发生变化,而且是往好看的方向发展。我等啊等,都等到十八岁之后了,才真正懂得了“女大十八变”的另一层含义,没人说出那句,长相一般的你,长大后会更一般。所谓的“变”,大部分都呈负值增长。

直到再长大一点点,别人不再这样关注我的样貌时,我才勉强松了一口气,好像只要抛开他人的评价,我的样貌就会不一般似的。而且我发现,不自信的心理正是随着别人的不再关注而产生的,这时反而会越来越在意自己的样貌,像处在青春叛逆期一样,总要折腾一番。

自己也逐渐地学会了以貌取人,虽是正常心理,但过分地关注样貌,长此以往,人就会变得狭隘,看不到事物别的长处。太执着于一件求而不得的东西,整个人就会给人一种无聊,无趣,死板,小家子气的印象。面对好多事情都放不开,因此好多事情也都做不好,还总是责怪别人,其实这都是对自己由外到内,产生极度不自信的后果。

每次在意自己样貌的时候,我都会想起那句“腹有诗书气自华”。有那么段时间,我拼命地看书,画画,练字,甚至在别人也在为长相而愁眉不展时,我都会如此安慰他们,就如俗话说的,人丑就要多读书。后来我发现,我并没有读透这半句诗,曾经读书、练字时,也没有真正去研磨。看表不看里,这件事像会传染一样,就如认识一个人光看长相一样那么浅薄。

同一类诗书,为什么有些人读后光有诗书,而无法“气自华”,甚至有些人读后“气自滑(滑稽的滑)”?

错不在于诗书,而在于我们自己,只有自己经历了,感受了,再碰巧阅读到那些诗书,才能懂得,理解,提取精华,从而将心思花在个人内里的增值上,使你不再在意外表那些累赘的事物。如此反反复复,在下一次经历同样的事时,才能感同身受,淡然处之。假如抵达了这个境界,长相再丑也是无关紧要的,这才是真正的腹有诗书气自华。

以上这一点很不容易做到,但如果一直纠结于这件事,无非是自己跟自己作对。我们要抛开一些曾经认为很要紧的事情,去做一些即将改变、但又没有把握改变,甚至会自我折磨的事情。这一点也不容易做到,好就好在,即便我们不去做,时间这个东西也会紧赶慢赶地催着,它还会狠狠地拍醒我们,不停地说,你们就是长相一般,这一生就是长成这样了。

是的,我们长相一般,既是事实,唯得接受。

我们所做的改变就是,不得不接受这样的自己。

到一定年龄之后,该有的东西总会有的,包括对自身样貌的容纳之心——这一点真是糟糕。这种形式的拥有,还不是真正的拥有,是心态,性情,以某一种程度发生变化,变得更能接受自己,欣赏自己。或者说,我们变得更能欺骗自己。

时间会证明一切,这里的时间跟“女大十八变”的时间有所不同,后者的时间代表对样貌过度关注的上升期,其中有期许,有失落,跌跌宕宕。而这里的时间,是对自己长相的在意度趋于平缓,是习惯,是无所谓,如果不变,有可能一直如此。正是因为时间的存在,迫使我们由之前的期待“女大十八变”转换成如今的祈祷“保持不变”,这又是另一番的自我折磨。

一件事物有好的那一面时,我们就总是追着它跑,不愿意接受自己的不好,好像只有如此,这种“不好”就会被我们甩掉,从而消失,可我们就是这样防不胜防地坠入更不好的一面。有时候不变,就是最好的改变,我们总是忘记这一点。

或许,我们应该想想,假如得到了好的容貌,得到了更多的关注,难道我们就不追求更好的容貌,更多的关注了吗?

别人婚嫁的时候,在见证人的见证下,都能接受无论是贫穷、患病或者是残疾的另一方,既然如此,我们怎么就不能接受不太完美的自己呢?在爱人如己之前,要先懂得爱己方能爱人这个道理,或许打心底里喜欢自己了,我们才能不那么一般,才能成为独一无二的自己。一个人的魅力是自己赋予的,跟别人没有关系。

好的或坏的,像接受别人那样去接受自己。该长的痘就让它长,反正不是我们叫停,它就停的,该露齿的时候,就大大咧咧地笑,既然难过可以隐瞒,就不必要掩藏快乐了。欣喜的笑容要一样的,嘴角、眉眼的弧度要一样的,发自内心的愉悦也要一样的,面对不好的自己和很好的他们,都是一样的。

责任编辑:梁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