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让生活重回正轨?

感觉自己的生活很糟,很不对劲,似乎跑偏了,想问问该如何让生活重回正轨?

差不多一年前,遭遇了创业遇到瓶颈,工作签证出了问题,请的律师等各种不顺利,所以生活也变得一团糟起来。最窘迫的时候,去朋友家轮番蹭饭,后来为了省钱,不得不搬出了我租了很久,地段很好,邻居也很和蔼的房子。

在半年多的时间里,我都在因为工作而奔波,临时住在各种稀奇古怪的地方,有多人的合租房,也有工厂大楼改造而成的地下室,甚至还遇到了室友酗酒过量自残最后不得不叫警察等事。为了省钱,也为了下一次搬家的是更加方便,我在生活上也奉行了“极简主义”。杯子餐盘等一概不买,去沃尔玛超市买来一百个一次性的杯子,碟子和餐具,总共不到十美金,用完之后丢掉。住的群居房里,经常有陌生人出入,我买的香蕉,苹果,黄油,鸡蛋等食物总是丢失不见。于是,我干脆不再做饭,而是去落下的7-11便利店买来速冻的披萨,鸡块等,放微波炉里加热几分钟,然后放在一次性碟子上囫囵吞掉,应付着就能过一天。群居房里住的大多是刚来美国或者刚刚毕业在找工作的年轻人,他们的生活里也有着各式各样的不如意,有人在咖啡馆打工但是被客人以歧视的名义投诉,有人找到了私立名校的教职工作但是被上司骚扰。晚上回来之后,大家都聚集在杂乱的客厅,在脏兮兮的沙发上或坐或躺,喝着劣质啤酒,抽着劣质烟,抱怨着生活的种种不公平。抑郁,愤怒和愤世嫉俗是这里最普遍的情绪,每个人说的话都非常消极,似乎世界上已经没有了希望的存在。大家借酒浇愁,发一会儿酒疯,说一会儿胡话,在酒精的作用下勉强睡去,但是第二天醒来,除了面对剧烈的头痛,生活并没有变得更好。

当时的情况并没有被逼入绝境那么糟糕,每个月也有一些收入,但是这样过的久了,不知不觉就有了一种自己的生活分崩离析的感觉。每天都是前一天的重复,没有任何的期待。无论是一次性餐具,还有干巴巴的味同嚼蜡的速冻披萨,都没有任何值得珍藏的地方。而生活也是如此,仿佛立刻就能打包离开,没有什么东西值得留念,但是也没有什么前路值得期待。

生日的时候,我的男朋友送了我两套日本的骨瓷餐具。分别有墨绿色和白色两个颜色,墨绿色的那套,设计里山水和竹林,看起来清幽又有禅意,白色的那套画着夏天的樱桃和覆盆子,看起来活泼又明亮。我立刻被这么精致的东西吸引了,它们放在我堆满了文件和披萨盒的书桌上,看起来美好地格格不入。又仿佛是我混乱生活中的一盏明灯,提醒着我生活里也有值得期待的瞬间,提醒着我的生活并没有我所以为的那么糟糕。

几天之后,我发现用这样的餐具吃味同嚼蜡的速冻食品未免有些浪费,便驱车去了超市,买回来新鲜的草莓,蓝莓放在其中。仅仅是这么一个微小的动作,却让我有种生活豁然开朗的感觉。在餐具的驱使下,我慢慢放弃了速冻食品,而是开始去超市购买当天新鲜的水果,蔬菜。有的时候买回来一整个西瓜,仔仔细细切开之后在碟子上摆成漂亮的形状,有的时候买回来时令的芒果和菠萝,加上酸奶之后,再点缀几片薄荷叶,放在碗里,格外明媚动人。

慢慢的,每一天的生活重新有了期待,早晨起来就开始想今天可以买到什么新鲜的食材,又能够做出怎样的美味。即使没有时间做大餐,但是把食材仔细切好,摆盘之后,也是一件让我颇有成就感的事情。而当每天都有了微小的盼头之后,突然发现自己也不用再借酒浇愁。相反,我开始欣赏头脑和身体都很清醒的感觉,可以思考,可以审视自己的人生。我重新开始阅读,也不断有新的写作灵感出现。当我的室友们在客厅里喝得烂醉然后崩溃大哭的时候,我在房间里奋笔疾书,努力写出一个又一个故事。

戒酒之后,我的体力和精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似乎有了多余的精力想要释放,我把开车去超市改成走路去超市,来回走路大约一个小时。一路上,可以看到路边梧桐树上不断长出新的枝叶,可以看到花朵在暴雨过后反而开地更加繁盛,也能看到松鼠来来回回地穿过草坪搬运坚果,我常常不自觉地就走进街边的画廊,书店,欣赏当地年轻艺术家的新作,或者随便翻开一本书就看了很久。街头弹着吉他唱歌的艺人也能让我驻足很久。我似乎重新拥有了发掘生活中不经意间的美好的能力。

作为让生活重回正轨的最后一步,我搬离了那间充满负能量的房子。我搬到了距离市区比较远的地方去住,那里房价便宜,我付同样的租金,可以租到不错的一室一厅。没有人再在夜晚敲我的房门人,让我放弃写作和他们一起喝酒。也没有人嘲笑我做的水果盘“矫情”。我仍然和之前的室友保持着联系,但是当他们打电话来抱怨社会不公,生活毫无希望的时候,我不再和他们一起怨天尤人,而是默默听完之后,找一个合适的借口挂断电话。我们曾经最喜欢聊的话题就是名人的八卦和绯闻,知道那些叱咤风云的人一样会被甩,会酗酒,会自残让我们觉得心里平衡了很多。看他们接受指责让我们幸灾乐祸起来。

但是我慢慢体会到,如果把精力专注在寻找世界上丑陋的事情的话,一定会发现许许多多的阴暗面,但是,如果把精力专注在寻找世界上温暖美好的小确幸上面,同样的,也一定会发现许多温柔善良的人和事。生活里贯穿着的负能量一度让我对自己的生活自暴自弃,而跳离那个圈子之后,我立刻发现了生活里的许多潜在的机会——那些机会一直都在,但是之前自怨自艾的我却连去尝试的勇气都没有。

我现在才觉得让生活重回正轨其实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难,关键在于你选择让哪些人留在你的生命里,以及,你是用怎么样的态度对待生活里那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

责任编辑:张拉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