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友谊的试金石?

什么是友谊的试金石?

“要检验是不是真朋友,你借钱给他就可以了,肯还你的,就是真朋友。”Y哭笑不得地说。

“还有一点,你问他借钱也可以。肯借给你的,就是真朋友,把你拉黑的,从今以后就泯然路人了。”我补充道。

说话的Y是我认识的朋友中最仗义疏财的。

他原本的理论是“我对别人好,别人一定对我更好。我借钱给人家,人家一定和我掏心掏肺。”Y向来这么说,也是身体力行的实践者。

Y是个典型的程序员,衣着朴素,不善言辞,算不上什么风流人物,交际圈也很窄。公司融资成功那段时间,他春风得意,当然更加仗义疏财,周围的朋友要买房、买车、父母生病、姐妹结婚,他都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

一时间,他的朋友圈里动辄上百个人点赞,他约人看个电影,吃个饭,总是一呼百应。

“钱多有什么用呢,我也不喜欢豪车,奢侈品,热热闹闹的多好。”他欣慰地对我说。

我有时候会劝他,不要被人利用了。那些人不见得是真朋友。

可他总是说,人生充满各种起起伏伏,谁也不能保证一帆风顺,如果在混得好的时候帮别人一把,在低谷的时候,也会有人来拉你一把。

没想到,最近投资市场不景气,早就允诺好的下轮投资临时黄了。屋漏偏逢连夜雨,他又有两位家人先后生病。他从仗义疏财变成了捉襟见肘,到处忙着筹钱为家人做手术。

他小心翼翼地问了那些借他钱的好朋友们,朋友平时经常说和他的关系有多么多么铁,但事到临头,九个人里面只有两个人还上了钱。

剩下的人,不是找着各种借口,就是假装没看到他的微信留言,反而,他另外一个因为刚有了孩子手头也不宽裕的朋友,一下子往他卡上打了一个月的工资。

在替Y想办法凑钱的时候,他无意中提起曾经借了三万块钱给我们共同的朋友Z救急。

Z工作稳定,人际关系活络,经常在朋友圈里组织品酒,自驾游等休闲活动。怎么看都只是临时需要钱救急,很快就能还上的那类人。但是当Y问他要钱时,他说自己在美国自驾游的时候超速,交了一大笔罚款,他的讲述细节详细,末了,充满歉意地表示都是他自己不好,他自己是一个还不起钱的loser,吓得Y也不好意思说什么重话。

“天哪,他可有钱了,你看,他最近还去大溪地豪华旅游?”我忍不住拿出手机让Y看Z的朋友圈里,Z在朋友圈里晒着阳光海滩,豪华酒店,潜水和游艇,怎么看都不像还不起三万块的样子。

而这时,Y才发现Z在朋友圈里屏蔽了他。

我自己也有类似的遭遇,发现我以为的好朋友,并没有把我们的友谊看的那么重。

我刚毕业时没有工作,住在很便宜的群租房里,周围的室友都非常贫穷,有些是打零工的非法移民,有些是为了读书背了一屁股贷款的博士生,有些是和丈夫离婚不得不重新找工作的家庭主妇。

我和同样刚来美国不久的珍妮共用一间房,经历过房顶漏水,室友酒精中毒报警等诸多波折之后,也成了患难之交。我在心里一直把珍妮当成自己在美国最好的朋友,她要找我倾诉心事,我总是放下手头的工作,耐心地听她讲述。

和她同住不久后,我找到了新的工作,搬进了新的公寓,公寓里有泳池,健身房,露天烧烤场,而珍妮经常来我家玩。我们花了好些晚上讨论八卦,也花了很多时间在泳池里讲心事。

珍妮没有固定的工作,靠打零工赚钱。她年轻貌美,有时候可以接到模特的工作,一下子能赚好几百美金。她花钱起来特别大手大脚,她为了一次周末旅行,一下子买了六件新连衣裙,而有一次她做模特得到了几百美金的额外奖金,她连续几天都去昂贵的日式料理吃和牛和鲔鱼刺身,还打包回来给所有室友们尝鲜。她买了好几个名牌包,为了搭配,又买了很多鞋子。

也正是如此,她虽然常常可以接到不错的工作,但一旦没有活干,立刻陷入了破产的边缘。有几次,她连续几周没有接到活,家里除了玉米和土豆以外都没有其他的食物,又因为加不起油,也不能开车去参加试镜。

“你住在这么好的地方,借我点钱总没问题吧?”我知道她没有钱吃饭,特意请她来家里和我一起做饭,却没想到她突然这么说。

“我都好几天没出门了,也没怎么吃东西,你说,我为什么这么苦呀?”她摸着瘪瘪的肚子,楚楚可怜地看着我。我看她可怜,二话不说地借了两百美金给她。

在之后的半年里,她总是没钱的时候来问我借钱,等她赚到了钱就还给我。而因为她花钱实在太大手大脚,所以很快又陷入了没钱的困境,便继续问我借钱。

我们有很多次深夜长谈的经历,那些又饥饿又贫穷的时候,她蜷缩在我家的沙发上,像某种无害的小动物。

她粘人地抱着我的胳膊,又很勤快地替我洗好了水槽里的碗,还乖巧地替我把衣柜里的衣服按照春夏秋冬季节排列好。她倾听我和男友之间的争吵,然后在黑暗里温柔地拉住我的手。我们也会谈论在异国他乡打拼的艰难:申请工作签证的繁琐,文化差异的难熬,被人歧视的愤怒。

我觉得我和她是息息相通的,我们都是孤身在外,没什么依靠,这更让我觉得,一定要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帮助她。

逐渐的,她接到了越来越多的模特工作,接触了越来越多她口中的“上流社会”。我们约了好几次一起做汉堡,一起去河边野餐,都因为她忙着和新朋友见面而无法成行。她常常好几天不回复短信,一旦回复,也总是谈论她的生活多么光鲜,鲜少询问我的近况。

她对于物质的渴望越来越多,花销越来越大。她买的钱包从COACH升级成了LV。出入的酒吧也越来越高级。当然了,她还不上信用卡时照例会找我来借钱,金额也逐渐增加到了连我也承担不起的数千美金。

“你不是下周五可以拿工资吗?还有七天,我给你一百美金用来吃饭和加油,不用还。你把刚买的LV包退掉,就能还上信用卡债。”我正色和她说道。

“我哪次不是很快就还给你,你犹豫什么啊?”她有些不满,但是仍然用撒娇的口吻说。

“我觉得你这样拆东墙补西墙也不是办法。你难道不想过上稳定的生活吗?不用为没钱吃饭而苦恼?”我苦口婆心。

“但是你会借给我啊?难道你会看着我挨饿吗?”她嬉皮笑脸地说。

她依然拿了我的一百美金,但是对我没有借钱给她耿耿于怀。我突然发现,无论我怎么给她发短信都不会得到回应,即使在社交网站上,她也不再给我留言点赞了。我偶然点进了她的脸书界面,才知道,她在网上发了很多关于我多么小气的状态。

彼时,我们已经很久没说话了。她身上穿的用的更加高级了,但仍然时不时发牢骚抱怨自己的贫穷。

我直到那时才发现,我并没有多么了解她。

她也并没有真的把我放到朋友的位置上。我那些借给她的钱,用来听她倾诉的时间,在她眼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我和Y反省道,我们都是那种朋友不太多的人,也都以为可以通过借钱交到一辈子的朋友,却未曾想到——

如果是真正的朋友,友谊不靠金钱也可以维系。如果友谊是建立在金钱之上,那么也必然不会长久。

我在Y急需用钱的时候,把刚收到的一笔稿费给了他,叮嘱他不用还。

而几个月后,我的银行卡被盗刷,又必须立刻支付一笔律师费用时,Y留下了吃饭钱之后,把卡里所有的余额都转给了我,同样叮嘱我不用还。

责任编辑:张拉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