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才能让丧丧的自己再燃一次?

怎么才能让丧丧的自己再燃一次?

不知道别的行业是什么样的,但是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在我们这行“丧”是常有的事。

小丧是稿子写不好,怎么都没法写出让自己满意的稿子,很是着急与沮丧;

稍微大一点的丧是,写作遇到瓶颈,写不出来,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江郎才尽了,会害怕自己再也写不出想要的文字,会担心自己失去谋生的本领;

再大一点的丧是,写着写着突然有一天感觉很疲惫,真的不想再写了。如果知行合一,不想写就大大方方的放弃,倒也挺干脆爽快的,但更多情况是,感性在说“我好累,不想动了”,理性却不断提醒你“不行,走到这里再放弃多可惜,为了生活,为了心中的那团火,你要继续走下去”,于是你只得拖着疲惫的身躯,跟自己画着未来的大饼多美好,逼着自己往前慢慢挪动着。有时真不知道,是梦想驱动我们往前走,还是我们在驱动梦想往前走。

很不凑巧的是,这三种“丧”我都经历过。

我曾经在很多个公开场所说过“成为一名作家是我小时候的梦想,我是真心热爱写作的”,坦白说,我目前人生的很多高光时刻,也都是写作带给我的,我感谢写作。不管这个时代怎样,“梦想“这个词在我心中依旧也是很美好的存在,我不想把这个带给我荣耀和自信的”梦想“之路说得多不好,但这些美好也磨灭不掉的是,我这二十几年里最难过最沮丧的时刻都是”写作“带给我的。

没有卖惨的意思,毕竟这世上所有的故事都是有AB面的,你想要A面的美好,就要承担B面的狼狈,这就是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既然下场参加了这场游戏,就要敢玩下去,敢all in,更敢承担也许all in之后你可能也会输掉整场游戏的这个结果。

道理我们都是懂的,但在每一次走这条路遇到瓶颈时,也还是会在心里想“如果我不选择这条路,是不是就会比现在过得快乐一点“。

平行世界那条我们没选择的路,究竟是更快乐一点,还是更悲伤一点,我们谁都不知道。

唯一能肯定的是,这种站在故事的未来,用着上帝视角去评判曾经自己的选择,乃是真人性。

“真人性”告诉我们,人这一辈子,不管你选择哪条路,是活成你理想中的样子,还是活成大多数的样子,你都会遇到很多很难过,很沮丧的时刻,都会在吃薯条汉堡的时候担心长胖,在做着日复一日的工作时,会想我们这辈子是不是真的就要这样平凡的过一生,在看偶像剧时,有那么一刹那会想“我要是过的是那一种人生多好”。

哪怕是所谓的理想生活,过久了,等变成习惯,理想的生活,也会变成平凡的生活,也会滋生疲惫和粗燥,也会让你丧,让你难过,让你困惑,这才是人生的真相。

讲了这么多,只想说一件事,如果你偶尔会觉得生活很丧,那么恭喜你,你的人生过得很健康。


即便前面说得清清楚楚“丧很正常”,但作为大家眼中,活得很积极正向的一个人,我曾经也一度很不“敢”当面承认我的丧。

记得很清楚,前几年我遇到一件很难过的事,正在崩溃的时候,恰我的一个朋友打电话来了,我强壮淡定的跟他说了几句,最后没忍住在电话里哭了出来。当时我朋友在电话想安慰我,跟我说了一句话“你的文章鼓励了那么多人,告诉大家要坚强要勇敢,你自己怎么能这么脆弱,你要振作起来”。

很长一段时间,我因为他的这句话深深的自责着,每次遇到一点事,想沮丧,想崩溃,内心都会有个声音跑出来“你是励志博主,你要坚强,你要给大家做榜样,你不能这样”。

最后的结果是,处处压抑自己,假装坚强快乐,不敢在人前崩溃,不敢说自己的委屈,怕别人觉得我不够坚强勇敢,时间久了,内心很容易变得不健康。最严重的时候,每天闹钟响起,就算我还没完全清醒,但只要意识到新的一天来了,脑中出现的第一个念头是“怎么又要过一天”。

那段时间,我活得很疲惫,我不知道每天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努力,为什么要挣钱,即便过得这么不快乐,我也只知道“我必要要努力,要活成别人眼中积极努力的样子”。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我那个朋友当初是在用着“标签”在束缚我,而我竟然也接受这种“标签”,给自己一次次设限。

不允许自己“丧”的后果是,后来,我花了很长时间,花了很大的精力,才让自己慢慢变得再快乐。

不丧,不代表你过得开心;表露出自己的丧,也并不能代表,你不够坚强勇敢。这是后来的我才明白的道理。

我们都放大了一次两次“不开心”“不努力”的后果,一旦感觉自己不努力不积极向上,便会自我怀疑,我是不是很丧,很消极。但真的没必要这样庸人自扰,丧一次两次没关系的,天塌不下来,世界也不会崩塌,此刻不想努力,那就摆成大字躺在地板上,等你休息好了,蓄足了精力,再爬起来,继续行走江湖。

有一种丧叫做,丧后有余生。

有一种坚强叫做,短暂丧后,方能继续坚强。

有一种勇敢叫做,你敢接受自己的丧。

 

所以你问我,怎么才能让丧丧的自己再燃一次?

抱歉,即便我很擅长写鼓励人的话,但在这里,我也不想盲目的给大家注一剂剂鸡血。

如果你很喜欢自己丧丧的状态,只是被网络上贩卖的焦虑影响,怀疑自己的状态是不是不好,我的建议就是:好好想想你想要怎样的人生,如果你很满意自己此刻的生活,也比较喜欢自己此刻的状态,那就不需要刻意的逼自己“燃”,我们接受有人不安现状努力往前跑,也能接受知足常乐,享受当下的人生模式。

人生到底怎样才算有意义,只有我们自己说了算。

如果你此刻正在经历一段很丧的日子,且很不喜欢这样丧丧的自己,我的建议很简单:

 

1.接受人生这么长,每个人都会遇到短暂的丧意时刻,这也是健康的人生状态。

短暂的状态不好,不必担心,你也不必太急迫的去想怎么度过这段日子,且将这段丧,当作我们跑的800米,即便在最后300米,我们觉得很难,真的坚持不下去了,腿很酸,浑身很累,当下很不舒服,但在这个当下不需要你刻意做什么,只要你把这一分半秒的时光坚持下去,难过的日子自己会过去的。

就像《不求上进的玉子》里的废柴玉子,在经历很长的一段丧时间后,玉子的丧终于过去了。关于玉子的丧怎么消失的,电影最后只给出了“自然消亡“这四个很有意思的字,人心里的想法都是一瞬间的事,等待时间成熟,这时只需外界轻微一推就够了,最后都会慢慢变好的。

人生很重要的一个课题是,等。你要学会等待。

 

2.接受此刻当下让你很不开心的这种状态,并分析原因。没有无缘无故的丧,大多数丧意时刻,都是你某段时间生活方式不那么好,生活对你的投诉。

认真思考一下,你到底因为什么丧:

如果是因为努力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一根紧绷的弦最后断了,那么你需要给自己好好放个假,休息一下;如果是因为付出没有得到回报,对生活很迷茫很困惑,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那就在生活没给你回报的时候,试着自己给自己一点小小的正向的反馈,完成一项工作记得给自己一份奖励;如果坚持了很久的事,没有给你想要的结果,很沮丧,那么就请相信“无远弗届“,你想要去的远方,唯有更加努力更加坚持才能到达。不要丧失信心,请坚信。

 

3.去做那件此刻让你最焦虑的事,勇敢的迎难而上。

关于如何面对自己的丧,我做了很多尝试,起初看一些励志或者治愈电影,能短暂的忘掉生活的不开心,最后慢慢的对电影治愈产生抗体,沉浸电影俩小时后,再回过神,看到当下一地鸡毛的生活,依旧会一头大。

后来,我试着去运动,跑步、瑜伽、游泳我都试过,边自虐的同时,还能给自己积极的心理暗示“没关系的,就算我的人生搞砸了,我好好运动,给自己一个好看的自己,人生也不算亏“,前期运动的身体和心理效果都很明显,但后来慢慢的也同样会遇到一个问题,对运动产生抗体。时间一久,我的快乐阈值越来越高,以前运动出汗很开心,到后来,出汗也解不了我生活的不开心。

所以最后,我选择迎难而上。遇到让我很崩溃很丧的瞬间,干脆的低头跟生活伏个软,允许自己崩溃大哭,把所有的委屈难过都哭一遍,把自己哭累了,拍拍屁股站起来,漂亮且干脆的收拾好,谁也看不出我的狼狈。

哭完,怕完,反倒变得坚强了,就勇敢的去做那件让自己头大的事,反正先拼尽全力往前冲,大不了最坏的结果,依旧只是得来一场大哭,但万一坚持到最后,换来新的转机呢。那我就赚了。以小换大的买卖,不亏。

说到底,最后能帮你摆脱丧,走向燃的人,也只能是你自己。分析出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安抚好自己的情绪,调整好自己,以最好的状态面对生活,这就是制丧法宝。

人生终是一场自救,别人帮不了你。但你要坚强。

责任编辑:张拉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