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他人信赖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受他人信赖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看到信赖两个字,我脑海里第一幕画面是《海贼王》里草帽一伙,遇到劲敌只要问一句,你可以吗?同伴回答,可以。他们就不会再干涉同伴的战斗——无论对手多强劲,实力多悬殊。草帽一伙表达这种信赖往往只有简单的一句话:那是他的战场,他不会输。

所谓信赖,普遍意义理解就是信任且依赖。草帽一伙之间的信赖是,你一定会赢下你的战斗。

我心中信赖的定义更繁杂一点:放心地将身后看不到的地方交付出去敞开身上最柔软的部分,将可以伤害自己刀柄递向对方却不产生后顾之的绝对安全情绪

给予信赖的人让渡出去的是一份将自己陷于苦难境地的可能性,是全盘托出的安全感,是一颗毫无保留的心。这意味着信赖要付出的代价很大,因此世人不会轻易将这种情感寄托于人——哪怕是最亲近的人,赢得信赖也需要时间的检验。这一点无需多说,多少亲人、朋友天长日久地相处,可以亲密,可以体己,却始终保持提防之心,就是因为一句古话“人心隔肚皮”。

信赖最终达成与否,与其说是来自他人,不如说是取决于自身,绝对安全可靠的印象是日常行为举止一点一滴累积起来的。想赢得信赖,自身总得表现出值得信赖的品质才能吸引到愿意托付信赖的人。

还是《海贼王》里,草帽一伙也并非一开始就亲密无间,他们经历过诸如乔巴的躲避,乌索普和路飞的矛盾,罗宾因为自身背景不得已的离队等等背向而驰的时刻,然而无论多巨大的挫折和挑战,哪怕营救罗宾时面对的敌人是世界政府,他们也没有抛下过任何一个同伴。

是一旦认定就决不放弃理念,和一场又一场明知可能赢不,为了同伴却定要打赢的战斗让他们看清彼此心,最终成为一个坚不可摧的团体

也许你会说这毕竟只是热血动漫,总要有些美好的品质被放大被理想化,虚构的故事嘛,能说明什么。

那我来讲点未经粉饰的,接地气的,我的亲身经历。

很多年前我陷入经济困境,需要在一天之内筹够一大笔钱渡过难关。在脑海里快速过滤一遍之后,我分别给四个朋友打电话求助,其中三个既不在一个城市也不常联系,但都是格外信得过的人,故而我内心非常笃定,只要打电话过去,她们必定不会拒绝。

果然,弹无虚发,四个人没有一个推辞。因为金额比较大,一个朋友把她放在基金里的钱抽了出来,还有一个朋友跟老公商量后把放在股市里的钱取出来,怕我着急,两口子操作到半夜十二点。事后我问她,何至于为我做到这个地步?

她的回答是,因为换做是我,你肯定会这么做。

这个答案有些出乎我意料,我从没想过如今的得到不仅出于我对她们的信赖,也缘于她们对我的信赖。

而我也是到这个时候才开始思考,自己到底做过什么,能让她们信赖至此?然后接连想起很多事,其中非常典型的,带着强烈的我的个人风格的事发生在高三。

那年临近高考,常一起玩的一个同学被查出得了肝炎,她学习不是很好,家里条件也不大好,学校通知她回家看病时,父母就想让她辍学。班主任怕她的病影响其他同学,没有多做劝解,言谈之中有意放弃。她自己更是心灰意冷。

我接受不了朋友处于这样的困境之中还能置若罔闻不施以援手,虽然高考在即,虽然我学习也不好,还是去找班主任理论一番,看他没有松口的意思,就约着另一个朋友旷了一天课,辗转着坐车、走山路,弯弯绕绕找到她家,去做她父母的思想工作,说通之后回校发动身边的同学筹款在学校周边给她租了一间房先安顿下来,避免住校传染。又和一帮朋友轮流替她抄笔记,发动学习好的同学放学后去帮她复习。

我们班是出了名的团结,大家纷纷献计献策献钱,找偏方给她治病,也不知是谁的偏方起了作用,她的病竟莫名其妙好了,她又重新回到教室,和大家一起备战高考。到最后就连最初反对我一意孤行的班主任都为此感到欣慰。

回头想想,我做这件事情没有考虑过后果,没有想过耽误了学习怎么办,万一我被传染怎么办,更没想过回报,我只是在做我认为一个朋友应该尽到的本分。后来我们大学考到不同的城市,各自有了新的朋友和生活圈,渐行渐远,这事被我抛在回忆里很少想起,直到我自己遇到困难开始认真回想。

截至目前,我的前半生可以说过得毫无章法漏洞百出,可我倒挺心安,一事无成也不感到焦虑,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我不认为我的人生有多重要,我愿意把它放在一些在别人看来不值得的事情上,也愿意浪费四五倍的精力投入到只有一二两分甚至零分收益的情感中。尽管真实的情况是傻且废柴,我却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个还蛮成功的人。也坚定地认为能得到自己的认可就很值得骄傲。

也许正是这些不管不顾、不计后果得失的经历,让我赢得了一个为人可靠的口碑。而在我最落魄时不离不弃,即便相隔千里,久不联系也依然信赖我的朋友们,自然也是差不多类似的性格。心理学有个说法:他人是镜子,投射出一部分的你自己。我了解自己,因而在这个层面上,我了解他们。所以当我需要援助或陷入困境时,从未产生过孤立无援的情绪,潜意识里我坚信总有人会支持我、帮助我,虽然平时总看不见他们。

因此被信赖不仅是来他人认可也是一份自我认可它带给我自信,我即便身处生的兵荒马乱之中,内心依然享安稳和踏实

还要说回《海贼王》,当路飞决定和对手之一的特拉法尔加·罗合作时,同伴们提出质疑,他可是敌人呀,他会背叛我们的。路飞扭头问罗,你会背叛我们吗?罗回答,不会。路飞给同伴说,看吧,他不会背叛我们。何况我不是还有你们吗?同伴们于是欣然接受了罗。

后来呢,当草帽一伙陷入危险境地时,是罗一次又一次帮他们解围。

信赖这种事,一定是相互的,他人的信赖来自我们曾经的所作所为,而我们日后的作为决定了信赖的期限,这种关系一旦形成,受信赖的人接收到的不仅仅是一份荣光一种褒扬,还有一颗需要小心翼翼呵护的真心,我们得捧着这颗真心不能让它破碎,因为真心一旦破碎,信赖就会永久崩塌。而我们都知道,崩掉的信赖,重建的可能微乎其微。

所以被信赖同样也是一份责任,一份承担,一用自己口碑对己言行举止进行约束的规范准则。

我曾经作为怎样的人得到这份信赖,以后要作为怎样的人才配得上得到的这份信赖,我想要这种层次的正向递进,让信赖更加信赖,给易碎贴上保护膜,让八十变成一百,让交付在我这里的真心永不被辜负,让信赖的期限随我入土,是我对所有给予我信赖的人最好的报偿,也是我对自己四面漏风的人生扎下的最坚实的一层防风罩。

责任编辑:讷讷